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魔妃凰朝:邪帝,莫下榻》魔妃凰朝:邪帝,莫下榻百度云 小说目录 魔妃凰朝:邪帝,莫下榻直人

更新时间:2019-09-30 18:08:14

《魔妃凰朝:邪帝,莫下榻》魔妃凰朝:邪帝,莫下榻百度云 小说目录 魔妃凰朝:邪帝,莫下榻直人 已完结

《魔妃凰朝:邪帝,莫下榻》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灯笼芯 分类:玄幻言情 主角:宋澜,云净

完结小说《魔妃凰朝:邪帝,莫下榻》是灯笼芯最新写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宋澜,云净,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我……” 她下意识想辩驳,一开口却发现云挽歌那双森幽诡冷的眼,登时知晓——命不久矣! 而接下来,云挽歌也没停缓,再次出声,却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

她下意识想辩驳,一开口却发现云挽歌那双森幽诡冷的眼,登时知晓——命不久矣!

而接下来,云挽歌也没停缓,再次出声,却是对着云霄和。

“三,父亲,这丫鬟说我是让那云从害了七妹妹,可若是父亲记得,该知道,这云从当年作恶曾害死女儿贴身一婢女,女儿恨之入骨,却因他是云管家的孩子并未求得父亲赐死。但女儿绝记不可能与他伙同,暗害自己的手足!”

此言一出,云霄和心中的疑虑彻底烟消云散!

跟着,云挽歌又似是无意地轻叹了一句,“更何况,父亲,明日女儿便要随您去参加那青云拍卖会,怎么敢随意做出这种事情惹父亲不快。”

云霄和眼神一边,随即霍然明了!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看来云挽歌与这其中根本就没有关系,而是叫有心人故意设计,攀咬而上,只让她无法去参加那青云拍卖会!

云霄和当即便看了宋澜月一眼。

宋澜月陡然心惊,连忙道,“夫君,我……”

然而云霄和因为这接连损失了两个云家的天分子嗣,内心狂怒,根本不愿再听她多分辨什么!

只是一甩袖子,怒道,“把那欺上瞒下的奴才给我拖出去!上千竹层!让所有的人都过去看着!除去老夫人,谁都不许落下!”

跪在地上的依兰一听,当时就白了脸!

千竹层,那是云家家法里头最厉害的一种,云家有个做刑罚的武灵是竹子,可化作千层,抽打至人身,一层叠上一层,一下似千下!

且抽在人身,只会剧痛,不会打死,及至抽满一千下,最后将人生生痛死为止!

她哪里受得了那种痛苦,膝行便朝李姨娘那边去,边哭边喊,“小姐,小姐你救救我啊,我,我不过是按照你说的才……啊!”

话没说完,被李姨娘再次掀起的玉兰树叶武灵一掌扇到地上,一头撞在那柱子上,直接昏死过去!

“狗奴才,贱婢!这个时候还敢乱攀咬我可怜的女儿!定是你这贱婢怨甜儿平日严格,害的我女儿,还不拖走,拖走,打死!!”

李姨娘像是疯了,抱着被打晕的云净甜,失狂地尖叫。

然而,云挽歌却明白——这李姨娘,分明就是心里头清楚得很!转口便是这丫鬟自己怨恨主子才设计陷害,还想拉她云挽歌做背锅。

反正这丫鬟再无开口之时,怎么说,不过也都是凭着这李姨娘一张嘴而已。

好个厉害的姨娘,一瞬间转危为安,从这被云霄和怀疑的困境中抽脱出身!顺带还卖了宋澜月一个人情,让她也有了分辨的机会。

果然能以一个洗脚丫鬟走到云霄和的侍妾身份,这样的心机,不得不说十分高明。

云挽歌勾了勾唇,再看那边宋澜月明显地松了口气,看了眼抱着云净甜哭泣的李姨娘。

随后叹息地说道,“竟是那背主的丫鬟……唉,可怜甜儿,竟遭如此祸事,李姨娘也是可怜见儿的……还平白连累了挽歌,倒是我这个做母亲的监管不严了,请夫君责罚。”

云霄和看了她一眼。

见她杏眼含水,眉目间似有一层淡淡愁烟笼罩,那弱柳扶风的娇软儿姿态更是惹人怜惜。

腹中虽还有疑虑,可心头怒火也消散了不少。

又看了眼那边的云净甜,见她身下还有血色流淌,皱了皱眉,转开脸,道,“带七丫头回去好好休息,此事绝对不许对外声张!”

然后又对云挽歌说道,“赤炎草还没有给老夫人送过去?”

一旁的宋澜月一愣。

云挽歌笑了笑,点头,“是,老夫人还未从一天观回府,听闻昨儿个回府的九妹妹已经去接了。待老夫人归来,女儿便即刻送去。”

这话说得意味深长。

明明云诗诗是跟老夫人去了一天观,为何之前又出现在皇都,闹出那样的动静,还被羽林卫抓住。

云挽歌并不刻意提起,只在云霄和以及有心人耳边稍微提及那么一句。

果然,云霄和脸色微变。

却没有露出太多神色,只是淡淡点头,转开话锋,“嗯,你记得便好。明日青云拍卖会出发的时辰,我让人再通知你。”

而旁边的宋澜月,却明显似是察觉到了什么,一双水眸里,仰出一抹幽暗异色。

云挽歌垂眸勾唇,乖巧地点了点头。

便跟着这个堂堂第一武者世家的家主走出了旧宅之外。

这就是云霄和。

他在看向惨遭蹂躏的云净甜时,眼中没有怜悯之意。他怒杀忠仆之子,任由武灵随意亵玩其尸体,毫无护下之心。他责骂李姨娘,怀疑自己,怒瞪宋澜月,毫无宽容之情。

这样的人,居然做了云家之主,居然是她的父亲,居然能让母亲下嫁给他,最后还凄惨离世?

云挽歌心中冷嘲一片。

身后的血腥气,那惨不忍睹的云净甜,云从断裂的尸体。

这些可怖又狰狞的场景,若是换了当事人是自己,还会有这么轻易得过的下场么?

是会被这男人碎尸万段?还是会被他凌迟千刀?

云家,宋澜月,云想容。

云麒麟的血,云净甜的清白,云从的尸体。

这些,都只是一个开始。

她的复仇,才刚刚开始而已!

一旁的杏圆,悄悄看着自家主子。

越发觉得她那半面猩红胎记掩映下的五官,精致诡美,有种极鬼魅,却又极惑人的妖异。

在四面楚歌险象环生的算计陷阱中,愈发能绽放那暗夜嗜血鬼女般妖冶丛生的美极!

可怕,强大,而又惑乱万生!

杏圆轻轻地吐出一口气——今儿个才终于理解,云挽歌之前所说的,将来之路,无数凶险是什么意思。

不残忍,便是死!

而后头的宋澜月,却看着云挽歌,视线仿佛淬了剧毒一般的阴狠——赤炎草!青云拍卖会!居然两头都没有落着!

她云挽歌凭什么有这么好的运道!

不行!至少赤炎草,她要夺过来给了她的女儿!

林古雪么,哼,这回被她抓住把柄了吧。

……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