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妃本纯良奈何爷靓》妃本纯良奈何爷靓免费 娘受 妃本纯良奈何爷靓GC

更新时间:2019-10-07 12:06:38

《妃本纯良奈何爷靓》妃本纯良奈何爷靓免费 娘受 妃本纯良奈何爷靓GC 已完结

《妃本纯良奈何爷靓》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漠娟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宁诗,温良

漠娟新书《妃本纯良奈何爷靓》由漠娟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宁诗,温良,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叮咚在宁诗醉眼神安抚下,眼睁睁看着宁诗醉被那群人带走。这才一脸焦急的朝王府跑回去,一定要及时告知王爷,让他想办法。 可既然这是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叮咚在宁诗醉眼神安抚下,眼睁睁看着宁诗醉被那群人带走。这才一脸焦急的朝王府跑回去,一定要及时告知王爷,让他想办法。

可既然这是专门针对宁诗醉的阴谋,那些人就不可能让她这么快脱险。在叮咚跑过一个巷口时突然被人捂住了口鼻,之后眼前一黑,不省人事了。

到了用晚膳的时候,宁诗醉还没有回来,御忘言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今词,你去北堂府看看,王妃怎么还不回来?”御忘言想着女孩在一处总是会话多些,说不定宁诗醉今夜是想在北堂府过夜,便没有多想。

巧就巧在北堂情刚进御王府大门,看到今词随口问了一句:“今词,这么晚了,上哪去啊?”

“北堂公子安好,王爷吩咐奴婢去北堂府问问,王妃什么时候回来。”

“宁诗醉又不在北堂府,你去北堂府问什么?”

“什么?”今词愣了,“今日贵夫人派人邀请王妃游湖来着,您不知道吗?”

北堂情皱眉:“朝歌今日就没出过府,你们是不是弄错了?”

“这……”今词想了想,又脚步匆匆的跑了回去,将事情经过和御忘言告知。

众人越想越不对劲,如果宁诗醉是要去天机阁,浓妆为何毫不知情!

“不好了不好了,王爷!”一个在负责采购的小厮匆匆跑进来,焦急道,“我听到外面有人说,王妃涉嫌杀人被抓进大牢了!”

“什么!叮咚呢,她不是和王妃一起的吗?”

北堂情按住御忘言肩膀,冷静道:“如果这是一起专门针对宁诗醉的阴谋,那叮咚一定凶多吉少。”

“走,去京兆府。”

浓妆早就在听到宁诗醉被抓的消息时跑了出去,比御忘言还先到京兆府。站在原地等了一下,一位女子跑了过来,低声快速道:“少阁主被送入了刑部大牢,这件事齐芷嫣有参与,快让御王去救她,主子有危险了!”

女子说完又火速离开,浓妆又往回跑,告知御忘言刚得到的消息。御忘言让北堂情和浓妆去了刑部大牢,自己倒是去了另一个地方。

宁诗醉觉得此次预谋得倒是相当完全,根本审都没有审一下她,就把她转送到了刑部大牢。阴暗的牢房非常潮湿,宁诗醉找了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干燥的地方坐下,一坐就是夜幕降临。

是谁这么费尽心思害她?这么长时间没有获救,只有两个可能。一,谋划这起阴谋之人非常棘手,御忘言一时半会儿不能把她救出去。二,此人心思缜密,拦截了传消息的可能,御忘言还不知道她被抓了。比起第一种,宁诗醉更愿意相信第二种。

不过有天机阁在,宁诗醉倒是不太担心。

闭目养神了一会儿,外面传来了脚步声。一个长得白白嫩嫩的狱卒拿着一个食盒走进来,将里面精致的饭菜一一放在桌上,笑道:“御王妃莫怪,我们也就是走个程序,待事情真相大白,我们就会放王妃回家了。现在,先吃饭吧,别饿坏了。”

宁诗醉揉揉眼睛,起身来到桌边坐下。看着满桌精致的菜肴,咂咂嘴好奇道:“坐牢就可以吃这么多好吃的吗?”

狱卒笑笑:“坐牢是吃苦的,怎么能吃好吃的呢。因为御王妃身份特殊,所以当然特别对待。”

“这样啊?”宁诗醉托腮笑笑,“这么多我怎么吃得完啊,你陪我一起吃吧。”

“这可使不得,”狱卒忙摇头,“小的身份卑微,怎么有资格和王妃一桌吃饭呢?”

“那你先吃一口看看啊。”

狱卒一愣,抬头才发现宁诗醉已经没有了笑容。

也罢。

狱卒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一个傻子还这么警觉,不多见啊。本来想让你吃饱了乖乖上路,既然你这么急着死,那我就成全你。”狱卒说完亮出匕首就朝宁诗醉冲了过去。可惜他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宁诗醉会武功。

宁诗醉手掌按在桌子上支撑身体,抬腿一扫就将狱卒手中的匕首给踢掉了。也是有着对方轻敌的成分在,所有在看到宁诗醉这么灵活的踢掉自己的匕首,狱卒傻眼了。

倏尔瞪大眼眸:“你是装疯!”

宁诗醉面无表情,话语俏皮:“呀,被你发现我的秘密了,那对不住了,你也活不了。”

狱卒眸中闪过一丝狠厉,转身就要去捡匕首,宁诗醉忙上前拦住他,两人就这样在牢房过起招来。这是宁诗醉第一次与人实际对战,有南天机和越九歌的培养,宁诗醉武功倒是进步得飞快。

没多久,匕首已经比在了狱卒脖子上。

“说,谁派你来的?”

狱卒暗自咬牙,沉默不语。

宁诗醉匕首又凑前一点,锋芒已经在脖子上划出了一条细细的血痕。

狱卒闭了闭眼睛,突然口中流出黑血,软软的倒了下去。

宁诗醉退后了几步,不知道该说什么。原来那些所谓死士嘴里藏毒什么的是真的,也是宁诗醉没有经验,不然一定能够提前察觉让他没有咬破毒药的机会。

外面又传来了细微的脚步声,宁诗醉握紧手中匕首紧贴着墙壁。她不知道那人安排了多少人来杀她,是否来的人又是一个阴谋,她只能谨慎小心。不过好在,来人让她可以彻底放心下来。

“王妃!”

是浓妆!宁诗醉松了一口气,这才发现自己后背已经全部是冷汗了。

北堂情一脚踹开门,和浓妆一起冲进来,印入眼帘的是地上狱卒的尸体。再抬头就看到宁诗醉靠着墙壁,手中握着匕首呈防卫状态。浓妆忙跑过去查看宁诗醉情况,北堂情则是低头用匕首翻看狱卒尸体。

宁诗醉觉得脚有些软:“浓妆,王爷呢?”

“王爷让我们先来救你,他应该去了京兆府。”浓妆扶着宁诗醉走过来,见北堂情垂眸若有所思不由得开口询问道:“北堂公子,可有发现什么?”

“齐芷嫣的暗卫,”北堂情起身,“因为太过小看宁诗醉,所有派来一个最不起眼的。”

浓妆一阵后怕:“幸好王妃一直是伪装的。”如果派个锦辞那种级别的暗卫过来,宁诗醉必死无疑。

“先出去再说。”夜色微凉,京兆府书房透出橘黄色的光。

温良坐在灯下,翻着手中的卷轴。这些沉积了多年的卷轴,就靠他这个新上任的京兆府尹来一一处理了。

正看得仔细,书房门突然被推开。温良皱眉,抬头准备看看是哪个没规矩的小厮不知道进书房要敲门。一抬头就愣住了,忙起身上前行礼。

“下官温良,拜见王爷。”

推门进来的正是御忘言,微微抬手道:“温大人无须多礼,本王深夜前来,是来要人的。”

“要人?”温良一头雾水,“不知王爷要的是谁?”

“本王的王妃。”

温良笑笑:“王爷说笑了,下官从未见过御王妃。”

“你不知道?”

见御忘言表情不似作伪,又结合听到的御王自坐上轮椅后喜怒无常的性子,温良愈发谨慎。

“莫非是王妃不见了?下官一定派人加紧寻找!”

御忘言面无表情:“温大人,本王敬你是明官,但睁眼说瞎话把本王当傻子一样戏弄就不太愉快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