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男神是个狐狸精》男神是个狐狸精大结局 全文无弹窗阅读 男神是个狐狸精耽美

更新时间:2019-11-13 00:09:17

《男神是个狐狸精》男神是个狐狸精大结局 全文无弹窗阅读 男神是个狐狸精耽美 已完结

《男神是个狐狸精》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一路暖阳 分类:玄幻言情 主角:胡力,那杀

经典小说《男神是个狐狸精》由一路暖阳所编写的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胡力,那杀,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水叮咚其实算是一个挺时髦的女孩子,比如现在她身上,就穿着一件长不及腰的镂空针织小马甲。而现在,就是这件小马甲,被一棵该死的大树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水叮咚其实算是一个挺时髦的女孩子,比如现在她身上,就穿着一件长不及腰的镂空针织小马甲。而现在,就是这件小马甲,被一棵该死的大树一根断折的树杈从背后牢牢挂住,简直就像晾衣服一样,将水叮咚晾在了半天空里。

这小马甲还真够结实的,水叮咚两个胳肢窝已被勒得生痛,可是小马甲居然一点破损都没有。就好像只要树杈承受得起,就能够天长地久一直将她挂在这儿。

她不知道那杀千刀的胡力瑧到底是怎么把她挂到这树上来的,只记得当胡力瑧半真半假说他千真万确就是一个狐狸精之后,她实在是懒得再跟胡力瑧多说废话,索Xing一言不发扭头就要走出去。胡力瑧伸手一把将她拉住,好像下定决心一样点一点头,说道:“你要去唐代,也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水叮咚反问。因为不想跟他继续胡扯,所以问得很不耐烦。

“如果我可以证明张旻是一个花心浪荡鬼,你要跟我一起去见见我大哥!”

水叮咚立刻嗤之以鼻:“这就是你的目的?到底你大哥是个什么样的鬼,为什么我要去见他?”

“你只说你答不答应吧?”

“行!”水叮咚无所谓地点一点头,“你真要有本事将我穿越到唐代,我去见他就是!”

“那就这样说定了!你现在看着我的眼睛,别走神,否则法术就不灵了!”

之后胡力瑧两眼盯着水叮咚。水叮咚反正不信他的鬼话,很干脆地也抬起眼皮看着他。就感觉他眼中好像真有绿光一闪,水叮咚随之感觉一阵晕弦,等到恢复清醒,已经被莫名其妙挂在了树杈上。

现在想来胡力瑧一定是懂得一些催眠之类的小把戏,她看到的他眼中那绿光一闪,肯定是被催眠时的一种幻像。她只是不明白胡力瑧煞费苦心究竟是想干什么,要知道她现在离地至少有十多米,要趁着她被催眠的时候将她挂到这么高的地方,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说仅仅是为了跟她开玩笑,这玩笑不仅过分,而且很不值得。

“胡丽娉,你把我拉到这儿来到底是想干什么?”

一声叱问传入耳膜,令水叮咚猛一下子睁开眼睛。透过脚下的树枝树叶,她看见两个女子拖拖拽拽走到了树下。一个红衣,一个绿裙,红绿相映,分外醒目而娇艳。

水叮咚张口就想喊“救命”,却在瞥见两个女子服饰妆扮的一瞬间,讶异地张开小嘴,却发不出声音。

以她这个角度往下看,事实上看不清两个女子具体长相如何打扮怎样,只是两个女子高挽的发髻、和曳地的裙摆,却绝不会是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人装束。

“丽娟妹妹,我把你拉到这儿来想干什么,你真是一点都猜不到么?”红衣女子接口娇笑,虽然腔调古怪,不是普通话,倒有些像河南、或者陕西的地方口音,但其嗓音温婉娇脆,听在人耳中说不出的舒坦,“仙后正在为璨太子挑选太子妃,基本上就出在你我之间了。可是我如果告诉璨太子,当年是你毒害了他的心上人,你想璨太子会怎样对付你?”

“你胡说!”绿裙女子同样腔调古怪,嗓音却好听,纵然厉声驳斥,却不显刺耳,“这贱人分明是服毒自尽,仙后已经下了结论,你怎敢血口喷人?”

“仙后之所以说她服毒自尽,完全是因为仙后同样恨透了她,但是今日你敢不敢对着这贱人的墓碑起誓,并非是你下毒杀她?”

“我……”绿裙女子一阵语塞。

水叮咚听着只觉怪异之极,不明白这两人口中的“仙后”、“太子”到底是什么意思?况且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怎么还会有“下毒杀人”这种事?

她心中一片迷茫,恍惚间瞥见那绿裙女子右手一扬,手中忽然多了一柄亮晃晃的长剑,剑尖晃动,向着红衣女子斜刺过去。

红衣女子一声冷笑,说道:“你想杀我灭口,可没那么容易!”

她口中说话,轻盈的身体就好像被风吹起,随着绿裙女子的剑势飘身后逸,同时不知道从哪儿也拽出一柄长剑,“叮”的一声,将绿裙女子长剑挡开。

水叮咚目瞪口呆,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两个女子身影翻飞打得如此激烈,有时候甚至纠缠着飞至半空,除非是电影电视上播出的武侠剧仙侠剧,否则现实之中怎么可能会发生这般情形?

她现在是在做梦?还是被那杀千刀的胡力瑧催眠进了玉虚幻境?

“等一下,树上有人!”

绿裙女子忽然开口,吓得水叮咚一个激灵。挂着她的那根树杈并未横生出树冠之外,在她的脚下有好几根树枝遮挡,若不仰头细看,下边的人并不能轻易发现头顶有人。这两个女子正出全力相拼,也不知道是当真看见了她,还是绿裙女子故布疑阵,其目的不过是想令红衣女子分散注意力而已。

只可惜红衣女子不上她当,当时冷笑一声,说道:“的确有人,我瞧着有些像那贱人,说不定是那贱人的鬼魂在树上看着你呢!”

她口中说话,手下不停。反而绿裙女子仿似有些惊栗之意,一边招架,一边向着水叮咚的方向瞟了一眼。

“哧”的一声响,红衣女子趁她一时分心,使动剑尖在她胳膊上划了一下。绿裙女子一声痛呼,不得不急攻两剑,转身向西逃逸。红衣女子飘身而起,如一团红云般紧追在绿裙女子身后,很快就走得无影无踪。

剩下水叮咚恍恍惚惚不知身在何处,一种极不真实的感觉,令她重新闭上眼睛。只希望再次睁眼的时候,会发现自己好好地躺在自家的床上。

虽然她的那张床并不舒适,她的家也并不宽裕,甚至因为父母离异,她随着亲爸和后妈生活,这些年尝尽了后***白眼。她会那么快答应嫁给张旻,最主要的一个原因,不过是想拥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而已。

可是现在,她宁愿忍受后***白眼,也不想被挂在这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大树杈上。她甚至不再咒骂胡力瑧,因为她觉得自己不过是做了一场梦而已。她唯有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打死她也不再看那些仙侠穿越类的网络小说,以免做个梦都是这样荒诞离奇。

她昏昏沉沉感觉自己好像真的要睡着了一样,忽然下边“哈”的一声笑,却令她再次睁眼。

而这一次,透过脚下的树枝树叶,她豁然看见的,是胡力瑧那张可恶到极点的笑哈哈的俊脸。

“天啦!我只怕你会掉进小河沟,却没想到你会被挂在了大树上!”他一边说,一边笑得前仰后合。而且他不是站在地上笑,而是骑在一匹油黑骏健的马匹之上。随着他的笑声,那马连打响鼻,倒像是给他应和一般。

“胡力瑧你个王八蛋,你到底在搞什么名堂?”水叮咚的愤怒一下子爆发出来,根本顾不得女孩儿家该有的素质与形象,“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你赶紧把我放下去,要不然,我到法院告你蓄意谋杀!”

“我什么时候蓄意谋杀了?”那杀千刀的居然大扮呆萌一脸无辜,“首先是你答应让我把你穿越过来;其次,我问过你是否会游泳,你说会,我才敢将你穿越。因为我能够保证你不会掉进大江大湖,却不敢保证你不会掉进小河沟里。可是你现在挂在大树上,虽然有些狼狈,却无Xing命之忧,那你怎么能说我蓄意谋杀?”

他居然煞有介事地跟水叮咚争辩起来。气得水叮咚只恨不能扑落下去,张牙舞爪咬他一口。

“你个王八蛋,到现在还敢胡说八道!你赶紧把我放下去,算我水叮咚怕了你,从此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这辈子我再也不敢跟你沾边!”

“这话说得让人伤心,我找个地方哭一场去!”

那杀千刀的装模作样一声长叹,当真便要圈转马头。水叮咚只怕他一走,自己还不知要被挂在树上到什么时候,纵然万般的不甘心,却不能不忍气香声开口讨饶。

“好好好,我不骂你了,你就行行好赶紧把我弄下去吧!”一句软话出口,屈辱的眼泪也差一点儿随之崩落。

幸好那杀千刀的回转脸来瞅着她,总算是大发善心点一点头:“好吧,我受累我把你弄下来就是!不过你最好能把眼睛闭上,免得从上边掉落下来会惊吓到你!”

水叮咚不知道他想怎么把自己弄下去,不过身在如此高处,无论他用什么方法,都的确会令她胆颤心惊。所以水叮咚依言闭上眼睛,就感觉身上一轻,整个身体忽然往下急速坠落,纵然闭着眼睛,水叮咚还是吓得一声惊叫。幸好她惊叫声尚未落音,只感觉身上一震,已被两条粗壮的胳膊稳稳接住。

“好了好了,没事了,可以睁眼了!”

那杀千刀的勉为其难安抚两句。可是他不安抚还好,这一安抚,反而让水叮咚满腹的委屈全都涌将上来。她两手揪着胡力瑧胸前衣襟,本来是想跟他拼命的,却在张开嘴来的一瞬间,眼中珠泪滚滚涌落,冲到嘴边的一声咒骂,也变成了止不住地呜咽与抽泣。

“喂喂喂!干吗哭啊?你别哭行不行?我又不知道你会被挂在树上?而且我已经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你的方位,并且马不停蹄赶过来了,就算我有错,也不至于把你气成这样吧?”

水叮咚对他不着边际的解释安抚一句也没听进耳里,只管稀里哗啦尽情发泄。胡力瑧抱着她跳下马背,将她安置在一根隆出地面的大树根上,自己站立一旁,无可奈何等着她哭完。

很久,水叮咚终于渐渐止了哭声,吸吸鼻子抹抹脸,抬起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