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画骨画心难画你》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同志 画骨画心难画你御姐

更新时间:2019-11-29 06:06:13

《画骨画心难画你》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同志 画骨画心难画你御姐 已完结

《画骨画心难画你》

来源: 作者:落猫 分类:悬疑 主角:沈晓湘,张平

完结小说《画骨画心难画你》是落猫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沈晓湘,张平,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沈晓湘匆匆忙忙地在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直往办公室赶。 出租车经过天桥时,一瞬间的阳光刺得她睁不开眼,沈晓湘用手遮掩着阳光,微微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沈晓湘匆匆忙忙地在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直往办公室赶。

出租车经过天桥时,一瞬间的阳光刺得她睁不开眼,沈晓湘用手遮掩着阳光,微微向上望。晕晕日光中,那个身影显得无比清晰,他像是正向阳而行,却又免不了身后幽幽阴影,稍添孤单。

没想到许南走得这么快,一会儿功夫就走到天桥上了。

漫画家都是这样孤独的吗?

天桥将过,阳光便渐渐温柔了,沈晓湘注意到自己的右手中指指节处不知何时已生了一层茧,怎么摸都不平整,粗糙得像是桑树叶。

“许南会不会也有一手茧,之前没仔细看来着。”沈晓湘自言自语。

“恩?您说什么?”出租车司机还以为她在跟自己说话,急忙回应道。

“啊,不好意思,没什么。”沈晓湘尴尬地摇摇头,眉头微皱,琢磨自己真是大意了。他有没有一手茧也与自己无关。

“好了小姐,到了。”出租车司机稳稳地停在警察局办公大楼门前。

沈晓湘答应一声,付过车费,便开门下车,接着就是一路狂奔,细细的高跟鞋底砸在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发出清脆而又挠人的声响,像是一捧豆子洒入盘中,急促、不停歇。

眼见她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好不容易赶到电梯门口,电梯刚好就要关门。

“等、等一下!”沈晓湘伸长了手要引起电梯里人的注意力。

电梯门还是继续闭合,沈晓湘料自己,只得等下一轮电梯。

哪知电梯门在关合只剩一个缝之时,忽而又打开了。

“小姐,快点吧。”电梯内传出不耐烦的微弱声音。

沈晓湘赶紧跟了上去,感谢道:“谢谢。”

进了电梯,沈晓湘找了个角落站。正对着楼层按键的那方站着一位留有胡渣的男性,低着头,眼睛只盯着地面看。他精神萎靡,面色有些苍白,嘴唇干裂无血色。

“先生你没事吧?”沈晓湘问他,并拿出手机,看他情况再决定要不要打救助电话。

那人摇摇头,深深吸了口气,额头上青筋凸起。

“没事,只是早上没吃饭,有些低血糖而已。”

低血糖?沈晓湘忽然想起自己包里还有剩的糖果,听说低血糖的人吃点甜的,情况会好转些,希望能帮助到他吧。

“给你,或许能缓解一下。”

男人一愣,缓缓伸出自己的手,接过了糖果。

“不用剥,我给你已经打开了。”

“谢谢。”男人回应道,“糖很好吃。”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需不需要叫医生?”

“不用,我好多了。”男人回之以笑,看样子是没问题了。

沈晓湘忽然想起自己还没按楼层,该不会坐过了吧!她定神一看,咦?她要到的那层楼已经被按下了,其他楼层也没亮,也就是说这个人和自己要去同一层楼,难道正好是去找他们办公的人?

听一声铃响,电梯门徐徐开启,左右分别通向两个不同的办公区域。男人离门近,便先走出了电梯,向左而行。

沈晓湘若有所思,她后男人一步走出电梯,向右赶去。

看来只是碰巧在一层楼而已,她心想。

坐回自己的办公椅上,沈晓湘还来不及喘口气,就赶紧在一堆文件里翻阅。一叠叠文件堆得整张桌子除了电脑的容身之所,其他小物品诸如马克杯、笔筒之类都挤在了一块,像是满人拥挤的公共汽车,摩肩接踵。

在同事以为她因案件癫狂,在文件如拍电视剧那般散落一地之后,沈晓湘终于在一份文档中找出了她现在急需的那份资料。

抬头标题为:一号街尾楼住户登记表

资料里整理了尾楼所有住户的档案。沈晓湘先不慌着看其他的数据资料,径直将手指滑向年龄那一竖列。她顺手往笔筒里抽出一支笔,将年龄中较为符合的女性都先圈出来。

“接下来看一下她们这当中,又有几位是刚离了婚的呢。”沈晓湘喃喃自语,“看来得去拜访一下她了。”她将视线集中在一个名叫张平的46岁女人身上,职业是餐厅后勤员。

“让我看看她住在几楼……”根据登记表上记录,张平住在12楼,那不就住在许南楼上?

“喂晓湘,又去哪呀?”小贺刚提着一大摞书从电梯里出来,就瞧见沈晓湘急匆匆地进了另一部电梯,“书我给你买好了!可把我重得!”

“谢啦!我等会回来再给你钱。”沈晓湘向小贺挥挥手,便按下了1楼的按钮。

又到了一号街,沈晓湘径直走向了那幢幽幽而立的高楼,熟悉得像只是回了趟家似的。

沈晓湘看了眼手机,十一点半多点,现在人应该都在家里准备午饭,想是不会扑个空。认准门牌号后,她按下了门铃,门铃却没响。沈晓湘又试着按下按钮,门铃都还是没反应。“不会吧,难道是门铃没电了?”

“请问有人在家吗?”她手握拳稍加力敲击门,又将耳朵贴在冰凉的铁门上,聆听里面有没有人走动,或是来开门。

好像是听到一点动静,沈晓湘又敲了两下门,说:“有人在吗?我想向您了解一点事情!”

“吵死人了。”

“啊!”屋里还是静悄悄的,倒是楼下突然冒出个人头来,把沈晓湘给吓得一蹦三丈高,“许先生!吓我一跳,你怎么神出鬼没的。”

“你吵到我画画了。”

“不好意思,这户人家的门铃好像坏了。”

“不用敲了,她家现在是不会有人的,张阿姨家就她一个人住,要等她在家得下午一点去了,她那个时候下班。”许南扶着楼梯旁的栏杆,站在过道口,似乎没有要过去的意思。

听许南一言,沈晓湘轻声叹气,看来真得无功而返了。不、不行,她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距离一点没多久了,就在门前在等一会儿就好了。要是等会儿张平回家吃完饭又走了,那不得错过?

这么一想,沈晓湘蹲下身给身后的地吹散灰尘后,果断地坐了下去。

许南见此情景,太阳穴一阵胀痛,眉头皱得像是要拧成结了,怎么社会还有这么执著的人?

“你不怕路过的人把你当成讨饭的吗?坐在别人家门前,一脸落魄的样子,再在脸上摸两手灰就更好了,或许还能勾起他们的同情心。”许南调侃她。

“许先生,不是嫌我打扰到你创作了吗?现在不就好了,”她开朗地笑道,“你应该感谢我才对呢。”

许南无奈摊手,脚几步一转就要下楼。沈晓湘正瞧着他背影渐渐被楼梯给挡住,这下是真清净多了,就她一个人了。

“喂,你要不去我家等等吧。”楼下突然传来一句话,穿过狭窄的楼道,回荡在沈晓湘的耳中。

沈晓湘拍拍身后就起,“好啊,谢谢了许先生。”她似乎就等他这句话。

沈晓湘高高兴兴地追上许南,还以为他在楼梯下等自己,哪知道就一眨眼的功夫,许南就不见了人影。

“你还要进来吗?”许南的声音从遥远的楼下响起,沈晓湘也不马虎,三两下迈过楼梯,只见许南正站在门前,露着一张扑克脸等她进屋。

“打扰了。”

沈晓湘进屋换鞋后,就安静地坐在沙发上,而许南如他所说,又开始了创作。

“无聊的话,你可以在书架上随便拿本书看。”

“恩,”沈晓湘安安静静地倒书架旁挑选书籍,许南的书架就像是一个精致的小型图书室,青春言情、悬疑、惊悚、传记等各类书籍都有,每本书的封面都被保存得很好。翻及内页,纸张的触感和页脚弯曲的弧度,都表明这些书被翻阅过不止一遍。

“之前你不是已经询问过整栋楼的人了吗?怎么又来找张阿姨呢?”许南一边画着分镜,一边跟沈晓湘搭话。

沈晓湘正好找到一本自己感兴趣的书《可怜的胜者》,看封页介绍,讲的是一名有着双重人格的拳击选手,擅长拳击的人格帮自己赢得了金奖杯,而完全平庸的人格却以为这突然出现的奖杯可以当掉换一大笔钱,结果一场意外奖杯不翼而飞,两个人格都开始了焦虑地寻奖杯之旅的故事。

“恩,既然许先生不愿意提供协助,那我只好找当事人问个清楚了。”

双重人格,若是其中一种人格厌世或是弃世,那另一个人格岂不是任其摆布。一面是己,一面也是己,却无法相见,陌生得像是异途人。最了解自己的人就是自己,这话或许并非完全正确。不过幸好自己身边没有这样的人,沈晓湘松了口气,小说天马行空,现实却依旧真实。

“和你问的那个无名指有关吗?”

“你猜。”

“你要调查什么倒是与我无关,不过你最好多留心一下身边,说不定凶手就在这附近没走呢。”许南停下手中笔,眼睛稍抬起,从发间望向沈晓湘,“毕竟你太显眼了。”

“那真是谢谢许先生关心了。”沈晓湘想他也是在吓自己,她又不是被吓大的,哪会怕他在这讲胡话,那凶手要是敢出现在她面前,谁胜谁负还说不准呢。

将书带回沙发,沈晓湘翻开书的第一页,没想到这书写得多还有意思,作者对拳击了解得很详细嘛。许南瞧她一脸投入的样子,继续作自己的画。

等许南再抬起头来时,时间已是下午一点过十分。他瞧了眼沈晓湘,书已经翻过三分之一,看书的姿势没变,倒是脸上的表情换了好几种,似是看得十分纠结。

他伸了个懒腰,起身去窗户透透气,刚将头低下,就晃眼看见张平买了菜正从楼下往电梯走。

“沈晓湘,你要找的人回来了。”

沈晓湘没理他。

“张平回来了。”许南将书一抽,沈晓湘连抓都来不及抓。

“真的吗?”沈晓湘看眼手机,一点多了,得赶紧赶在她前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