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邪王追妻:废柴嫡女很逆天》邪王追妻废柴嫡女很逆天白月迟 腹黑攻 邪王追妻:废柴嫡女很逆天妖孽受

更新时间:2020-03-25 06:05:05

《邪王追妻:废柴嫡女很逆天》邪王追妻废柴嫡女很逆天白月迟 腹黑攻 邪王追妻:废柴嫡女很逆天妖孽受 已完结

《邪王追妻:废柴嫡女很逆天》

来源: 作者:赤月猫 分类:豪门 主角:白月迟,白怜儿

主角叫白月迟,白怜儿的小说是《邪王追妻:废柴嫡女很逆天》,它的作者是赤月猫最新写的一本豪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原来,平阳王不仅老丑,还心理变态,他所练的武功乃是最为阴邪的吸人精气双修之法,那些年轻貌美如花的王妃们风光不过几个月,就会被吸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原来,平阳王不仅老丑,还心理变态,他所练的武功乃是最为阴邪的吸人精气双修之法,那些年轻貌美如花的王妃们风光不过几个月,就会被吸得如包皮骷髅最后死状凄惨,平阳王府死去的王妃遗骸都能堆成一座小山了。

只有走投无路的人家才会愿意把女儿送给他,说是嫁女儿,实际上就是送祭品,百分百有去无回的。平阳王这人有一点挺有诚信,那就是收了别人的女儿,就会替别人办事,绝不打折扣,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府中的王妃死了一位又一位,永远有新人补上缺。

“这件事,父亲知道么?”白月迟忽然问了一句。

宋管事一愣,随即略不自然大声道:“这么大的事,老爷怎么会不知道?香云死哪里去了,怎么不来看住大小姐,要是她过于欢喜失心疯,走失了怎么办?”

话未说完,宋管事脸上便挨了热辣辣一耳光!

“你,你竟然敢打我?”宋管事睁大了眼睛,一副极难以置信的模样:“小……”

贱字还没骂出口,白月迟反手又是一耳光打得宋管事脸一歪!

“这两巴掌是给你学学规矩。”白月迟慢条斯理地揉着手:“回去禀告你家夫人,这亲事这样好,我哪里配得上,叫她两个女儿做个对,一起去平阳王府享福吧。”

宋管事眼睁睁看着白月迟的手朝自己的老脸招呼过来,身为一阶习武者的她却躲不过一个庸人的攻击,真是说出去丢死人了!她很想打回去,可是想起夫人说过平阳王喜欢细皮嫩肉齐整姑娘,破相了的不要,而且这事不能闹到老爷那边去,便只好打落牙齿和血香,暴跳如雷骂了起来。

“夫人说今儿是吉日不能动手,不然改天有你好看的!你说不嫁就不嫁?我呸,老老实实等着被送进去当炉渣吧!平阳王府那边可是送来了丰厚的聘礼呢,至于那些东西嘛,自然由夫人替你保管了!你要闹随你闹,出嫁丢人的反正不是咱们府的正经小姐,哼!”

把想到最能激怒白月迟的话都喷出去后,宋管事气汹汹地带着那几个人走了,院子里只留下做了一半的喜糕。

“怎么办呀!”周嬷嬷坐在地上拍着大腿嚎啕大哭:“大小姐和少爷才享了几天清福,就遇到这么个事情,夫人若是在天有灵,也要哭瞎了眼睛啊!”

白月迟一点都不慌:“嬷嬷你怕什么?不就是一个平阳王么。”

周嬷嬷以为小姐已经吓疯了,依然在那里大哭。

百牡园,白颖儿闺房内。

“哈哈哈哈,不知道那个贱人听说这件事之后是什么反应。”白颖儿被裘刺史女儿打的伤还没恢复,身上脸上裹着纱布,笑起来的样子格外狰狞:“肯定吓得都要尿裤子了吧!”

“谁知道呢,她一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说不定连平阳王是谁都不知道。”白怜儿娴静地坐在椅子上,摇着手中的小扇:“什么时候过门?”

“还没定,母亲正在说服父亲呢。”白颖儿不以为然:“反正平阳王府那边同意了,想必快了吧。”

白怜儿一愣,随即微微皱起眉头:“要是父亲不同意……怎么办?”

“怎么会不同意?”白颖儿切了一声:“咱们家就只有三个女儿,我是不可能的,你虽然不怎么样,好歹也是能习武的,比那个庸人总要强多了吧?再说了,有母亲在,她会眼睁睁放着贱人不送,送你去死么?”

白怜儿这才稍稍放下心来:“说的也是呢。”

忽的想起小时候那件事,白怜儿的眼底浮起一丝恨意和大仇得报的痛快:白月迟呀白月迟,你以为自己长得漂亮,就可以狐媚惑人,过上人上人的日子么?呵呵,现在不也落得这个下场吗?

随便敷衍着和白颖儿说了几句话,白怜儿告辞后特意拐了个弯,去了白月迟住的小院子。

大大出乎她意料的是,院子里并没有她想象中的凄风苦雨,一派安详,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白月迟!”白怜儿眉头微蹙,踏步进入房内,不客气地叫道。在白月迟面前,她的柔弱温婉伪装都不需要了,这个满脸颐指气使和轻贱的人才是真正的她。

“嬷嬷,去把门关紧,好像有什么狗闯进来了。”

坐在躺椅上的白月迟眼皮都不抬一下。

“你骂谁是狗?!”白怜儿震惊之余大发雷霆。

“谁应骂谁。”白月迟懒懒将目光从书上挪开,眯着眼睛,像看即将要被屠宰的牛羊一般看着白怜儿。

今天真是不顺心,接二连三这么多人找她不痛快,这白怜儿没眼色来招惹她,等会也莫怪别人了。

“你!你……”白怜儿差点忘记自己这次来的目的,忽然想到什么,眼珠一转,阴冷道:“看来,你已经瞧出来,我们这段时间不会对你动手,所以才这么肆无忌惮吧?不过呢,不能打你,还不能打你身边那个老东西和小崽子么?”

“有种你就动他们一根手指头试试,我会废了你一个胳膊。”白月迟关上书,语音淡淡的,流动着白怜儿无法察觉的杀气。

这个白怜儿和她的母亲妹妹一样,也不是个好东西,若说白颖儿是明着欺负他们,这白怜儿便是暗中使坏了。不是故意下绊子,就是栽赃陷害,害得他们挨打没饭吃,可谓是家常便饭了。

记忆中最深刻的一件事是白月迟八岁生日寿宴那天的闹剧。

那个时候大夫人尚未去世,白月迟还是府内尊贵的嫡长小姐,白怜儿只有在旁边做背景的分。那段时间庆国太子恰好在筑城办事,暂住在太守府内,一时无聊参加了大小姐的寿宴。

见惯各种绝色美人的太子依旧被白月迟的美丽惊住,正要上前与其说话,白怜儿一个“失手”把滚烫的茶泼在了白月迟脸上。

然后自然是没有然后了,白月迟一张如花似玉的脸差点毁容,光躺床上就一个多月,能下床走动时太子早走了。白太守当时为此发了极大的火,要不是白怜儿“太蠢笨”,白府说不定还能出一个太子妃呢。

影影绰绰听下人说,后来太子曾派人送信来打探白月迟的情况,但是都被二夫人从中作梗,给黄了。

白怜儿听了白月迟的话后,不但不生气,反而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废了我的胳臂?白月迟,你是不是吃了两天饱饭撑糊涂了,连自己是个垃圾都忘记了?”

白月迟略略扯起嘴唇,劈脸将手中的书朝白怜儿的脸甩了过去。

白怜儿面上闪现过一丝轻蔑和恼怒,她正想轻轻松松避过,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那书竟然还带拐弯的,顺着她侧脸的动作重重“啪”在了她的脸上!像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书完成使命后掉落在地,露出白怜儿震惊到扭曲的脸庞。

“和长姐说话也这样没规矩,这一下掌嘴是替你那个小老婆娘教你做人。”白月迟微笑道:“还不快滚?”

白怜儿尖叫一声,如同泼妇一般朝白月迟狠狠扑了过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