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南今夕》南金线 免费试读 南今夕冰山攻

更新时间:2020-05-31 00:10:21

《南今夕》南金线 免费试读 南今夕冰山攻 连载中

《南今夕》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若无人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谢荣兰,赵子易

若无人新书《南今夕》由若无人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谢荣兰,赵子易,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这时陆续有许多人往这片菊花地走来。 “那不是刚刚上台演奏假的《夕月如雪》的女子么?” “年龄看着不大,长得确实国色天香。” “听...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时陆续有许多人往这片菊花地走来。

“那不是刚刚上台演奏假的《夕月如雪》的女子么?”

“年龄看着不大,长得确实国色天香。”

“听说是南家嫡女。”

“怪不得这般姿色,果然非等闲之辈。”

……

渐渐有人上来跟他们搭讪,搭讪的人亦有渐长的趋势。

南今夕眉头微皱:“人越来越多了!” 

谢荣兰道:“今夕妹妹是否想要找一片清静的赏菊处?”

南今夕有些期待:“莫非姐姐有这好去处?”

“正是,离这里大约半个时辰的地方,有一个山坡叫长生山,每到这个时节,全是黄灿灿的金盏菊,虽不及这里的种类繁多,但却是自生自长的,姿态各异,从山顶往下看去,漫山遍野煞是好看。因被一座山挡着,故而鲜为人知。” 

南思询也来了兴致:“真有如此妙景?” 

谢荣兰点点头道:“那是去年迷了路无意中发现的。” 

众人听了也蠢蠢欲动。

于是,他们在摆脱搭讪的人,然后直奔长生山而去。他们一路上有说有笑,不一会便到了那长生山山底。

只见那漫山遍野的金盏花争妍斗丽,很是壮观,那些小巧而浓密的金盏花,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微风拂过连绵起伏,风中夹着菊花的清香,美得让人心都要化了。

“好美!”南今夕张开双臂迎风而立,似要将自己融入花中一般。 

“真不枉来此一趟!”南思询惊叹道。

几个丫头也连连叹叫起来。 

谢荣兰笑道:“从山顶往下看,金盏花漫山遍野、连绵起伏、更是迷人。” 

“谢姐姐,咱们去那山顶吧!”南今夕拉起谢荣兰的手往山顶奔去。 

花丛间,瞬间多了两名女子,她们分别着粉色和蓝色裙子,在一望无边的黄色花丛中奔跑,拽地的裙摆在花中飞舞,远远看去,像翩翩起舞的仙子,乍一看不知是人入画,还是画入景,分不清是画是景。 

南今夕二人很快便爬到了山顶,她们坐在山顶,从上往下看去,只见漫山遍野的菊花从山顶一直蔓延至远方,大片大片的菊花在绿叶的点缀下更加甚是耀眼,微风拂来,菊花随风轻轻舞动,像成群的黄衣仙子般,迎风起舞,场面很是壮观。 

南今夕站在山顶,一时看的痴了:“真美!”

谢荣兰走到南今夕旁,二人迎风而立:“第一次来这里,我便被这美景迷住了。站在这里,方知一切世俗功利的渺小。”

“谢姐姐气质如兰,一定很喜欢时光荏苒、岁月静好的生活吧。”南今夕转过头看着谢荣兰笑道。

谢荣兰笑着点点头:“一生浮华不如一世安稳。”

这时,山间突然传来丝丝笛声,笛声欢快,像是一只欢乐的小鸟,在空中辗转飞翔,忽见到某一处美丽的山景,忍不住驻足,围着山川优雅的飞舞。

南今夕循声望去,原来是二哥在吹玉笛,二哥的笛声与这漫天的菊花搭配,真是令人心旷神怡,南今夕忍不住轻声吟唱:

像一片含羞的山花,绽放异香;

像一枝新生的柳叶,倾诉衷肠;

像一弯清澈的山溪,细水流长;

像一只自由的鸟儿,纵情欢唱;

你是不是山涧的小太阳

这般的清靓

……

歌声婉转悠扬,似一泓清泉流入山涧,听的人如痴如醉。

“小姐小心!” 

柳云的惊呼声打断了所有人的思绪。 

南今夕和谢荣兰猛然回头,便见几个黑衣人像她们扑来,南今夕大惊,连忙拉着谢荣兰往下奔跑,却被黑衣人拦住了去处。黑衣人目标非常明确,他们只想抓南今夕。 

南今夕大声喝道:“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如此猖狂,待我哥哥们上来了有你们好果子吃!” 

那几个黑衣人却不做理会,两拨人一前一后挡住她们的去处,一副速战速决的模样。谢荣兰心知他们的目标是南今夕,便大声喊:“南公子快来呀!” 

南思铭等人早在听到柳云的尖叫声时便发现了黑衣人,他们不假思索地朝二人飞奔而去。 

几个黑衣人见势对看一眼,然后,一个黑衣人便迎面劈来一掌,南今夕身形一转,躲过了掌风。她快速从腰间抽出一把鞭子,跟黑衣人迎风相对,想拖延时间。但她哪里是黑衣人对手,只两招便被黑衣人夺了鞭子扔到了一边。 

另一个黑衣人有些不耐烦了,他对着南今夕便是一掌,这一掌威力极大,南今夕只觉一整强劲的风迎面劈来,眼见躲不过去了,风云电彻之际,一蓝衣女子挡在她身前,硬生生的替她接了这一掌。谢荣兰像一只断线的风筝,从山顶跌了下去。 

“谢姐姐!”南今夕大恸,顾不得自己的处境,直接向谢荣兰飞去,可是,她还没迈开步子便被人点了昏穴昏了过去。 

这边南思铭见谢荣兰替南今夕挡了一掌,坠下山去,他本能地飞身接住谢荣兰,将她护在胸前,二人就这么顺着山坡滚下了去。 

黑衣人扛起南今夕便走,可是黑衣人像是提前做了准备似的,行动起来非常有序,不一会便沿着长生山的背面撤了去。

若是在菊园,不管他们怎么厉害,只要他们大声呼喊,定会会有大批侍卫相助,可是这里是长生山,离菊园有半个时辰的距离,喊人肯定来不及。南思询和赵子易不假思索的追他们,他们追了大约半个时辰,才在一片树林中追上黑衣人。

黑衣人暗叫不妙,一个黑衣人背着南今夕便跑,另外几人留下来断后。 

南思询和赵子易被断后的几个黑衣人缠住,眼睁睁看着南今夕被另外一个黑衣人背的越来越远,心里甚是焦急。这时,赵子易对南思询说:“你去救今夕妹妹,我来对付他们几个!” 

南思询急道:“子易兄,你行吗?” 

“救今夕妹妹要紧”赵子易面色非常焦虑,“快!” 

南思询不做坚持,他飞身而起,欲飞出重围,那几个黑衣却像商量好了似的,不给他任何机会,死拖住他们二人。南思询二人心乱如麻,拼了命的与黑衣人对抗,这时,空中白烟乍起,二人急忙捂住口鼻,待白烟散去时,黑衣人早已不见踪影。 

南今夕醒来时,发现自己躺一堆柴草旁。她四周张望,很简陋的茅屋,只有一个小窗户,阳光从窗户射进来,有些刺眼。窗户旁放了一把椅子。屋内没人!她试着动了一下,手被绑着,好在脚是自由的,她便悄悄地来到窗户旁边往外偷看:这是一处深山野林,四周都是树林,这个茅屋大约是猎户临时的落脚处,门外面守着七八个黑衣人,逃出去有难度!很有难度!她现在真后悔,没有好好学武……  

她慌忙回到柴草边,靠着柴草装睡,刚闭上眼睛,便听到,门哗啦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脚步声越来越近。 

“还没醒?”一个声音传来。 

“算算时辰,该醒了”另外一个声音。 

南今夕闭着眼睛,正在思考要不要睁开眼睛时,当头被人泼了一盆冷水。现下已入秋,虽然此刻是晌午,但一盆冷水骤然泼在身上,像一股寒流瞬间传遍全身,让她觉得彻骨的冷。她猛然睁开眼睛,身体因寒冷直打哆嗦。

屋内只有三个黑衣人,一个坐着两个站着,坐着的黑衣人,一手拿着一把匕首,一手拿着一根树枝,匕首有一下没一下地刮着树枝,像是在雕一件艺术品。 站在左边的黑衣人手里拿着一个盆子,水必然是他泼的!

南今夕冷眼看着面前的三个黑衣人不语。

拿着盆子的黑衣人见她醒了,便提着盆子出了茅屋,还顺手把门给关上了。

茅屋内一时噤若寒蝉,只有匕首削着树枝发出“噗噗”的声音。

坐着的人一定是这帮黑衣人的头目,南今夕冷眼看着他:“你们是谁?为什么抓我?” 

黑衣人像是没听到般,继续他的雕刻。 

他们是谁,为何要抓她?她思前想后,除了上京路上遇到的蒙面人,她再也想不到其他了。现在她才记起他临走前叮嘱她不能泄露曲子,不然有她好看。都怪她一时气愤,当众弹奏一曲《夕月如雪》,这一盆冷水大约是对她惩罚的开始吧。没了《夕月如雪》,她该如何从困境中逃脱呢?她又想,这次出动这么多人来抓她一个人,他肯定有不为人知的目的,不管怎样,还是先探探他的目标为好。反正无论如何,保全自己是上策。

她试探性地问:“蒙面大侠?” 

“……”

“你……你为何抓我?”南今夕又试探性地问,“你不会真想把我抓回去当压寨夫人吧?” 

“压寨夫人?”黑衣人没有停下手中的雕刻,也没有抬头,像是什么反应都没有。 

但南今夕却真真切切听到了他的声音,是鼻音,好重的鼻音,好诡异的声音,南今夕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她深吸一口气,才道,“我就是个灾星,谁跟我一起准倒大霉,你看谢姐姐,才认识不到一个时辰,就陪我赏了个菊,就被我害的至今生死未卜……”

说到最后,南今夕有点哽咽了,谢姐姐才跟她认识不到一个时辰,却如此舍身相救,这份情谊,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还。眼见眼泪要流下来了,她硬生生将眼泪逼了回去,她眼下不是伤心的时候,一定要想办法出去。她从没指望他会因为她表现的柔弱而放过她,在这个时候,越是柔弱便越可欺,她宁死也不会让他们欺侮她。

她扬起被他们淋得湿透的头,冷静地问:“你要怎样才肯放过我?” 

黑衣人将匕首扔给另外一人,将他雕刻半天的树枝举起来,像是欣赏艺术品一样,仔细看了又看。待看清他雕刻的“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