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邪王的一品宠妃》一品宠妃兽王小娇妃 忠犬攻 邪王的一品宠妃Basher

更新时间:2020-06-13 00:04:36

《邪王的一品宠妃》一品宠妃兽王小娇妃 忠犬攻 邪王的一品宠妃Basher 已完结

《邪王的一品宠妃》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鱼鱼幽幽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谢歆玥,朱颜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邪王的一品宠妃》的小说,是作者鱼鱼幽幽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最终一行人还是撇开谢歆玥走了,眼看着凉亭里只剩下她,段嬷嬷和香菱,谢歆玥这才松了口气。方才和这些人相处,她还真是浑身都不自在。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最终一行人还是撇开谢歆玥走了,眼看着凉亭里只剩下她,段嬷嬷和香菱,谢歆玥这才松了口气。方才和这些人相处,她还真是浑身都不自在。有这精力,还不如在小院子里面制药来的舒服呢!

如是想着,她瘪了瘪嘴,就在这时,她感觉到有个东西一闪而过,似乎冲进了自己的怀里。低下头一看,顿时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出现在她眼前的,竟然是一块鸡蛋大小,一根手指般厚度的木头,这般小体积小重量的东西,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忽然飞过来的啊?

谢歆玥好奇地四下张望,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也亏得段嬷嬷和香菱是在她身后的,并没有发现她手上忽然多出来了这么一个东西。摊开一看,上面竟然还写了字!

不想让我主动过来找你的话,花坛右转出来。

而等她看清楚了上面所写,谢歆玥顿时黑了一张脸,这等理所当然的语气,还有这喜欢在木头上刻字的习惯,她两辈子遇到的,也就那么一个人了!

这家伙,安安静静地做他的美男子不好吗?她到底是什么地方引起了这尊大神的注意啊,还以为没有被认出来呢,结果一下子就曝光了,谢歆玥只觉得亚历山大。

要她出去可以,但是身边还有两个门神呢,反正她也甩不掉,干脆就这样过去交给那个家伙解决。她倒要看看,这个男人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段嬷嬷,时间还早,你总不能一直让我枯坐在这里吧?反正我也不喜欢凑热闹,不如你们陪着我一起,到那边走走如何?”谢歆玥收起木块,指了指外面的花海,现在众人都围在高台附近玩乐呢,倒是外面的一簇簇花海开的正艳,几乎没什么人过去走动。

距离用午膳起码还有半个时辰呢,段嬷嬷想了想也就点头同意了。谢歆玥脸上露出一抹微笑,假装兴致盎然地朝着花丛中走去。

心里有事走的比较快,谢歆玥没有注意到一个丫鬟从旁边小跑着冲了出来,正好和她撞了个满怀。亏得谢歆玥眼疾手快抓住了身边的一根柱子,倒是那丫鬟噗通一声摔倒在了地上。

“对不起,对不起,奴婢不是有意的!”小丫鬟怯怯地求饶起来,低着头看不清楚样子。

“没事,也是我不小心,你别介意。”谢歆玥摆了摆手,并不放在心上,那丫鬟顿时露出松了口气的模样,转身就小跑着离开了。谢歆玥的鼻子间却闻到了一股香风,味道十分独特。想要再嗅,却再也没有了那股味道。

“这香味,好熟悉啊,是什么呢?”谢歆玥怔了怔,下意识地思索起来。倒是一旁的段嬷嬷提醒道:“姑娘,你还过去吗?”

“当然,我们走吧!”谢歆玥皱了皱眉,带着一脸的疑惑走开了。为了不引起段嬷嬷和香菱的怀疑,她只能装着很有兴致赏花的样子,总算是走到了那花坛所在的位置。

花坛右转,出来直走,谢歆玥的脸色再次黑了下来,此时此刻她不是吃惊,而是气的人都快要炸了!

该死的臭男人,死混蛋!王八蛋!

“姑娘,你是要净手吗?这里是男厕,你走错方向了。”

“不——用——,段嬷嬷,我不想赏花了,回去吧!”

咬牙切齿的声音,带着压抑的怒气,在风中渐渐消散。

香山上的一处凉亭,居高临下几乎可以看到整个大殿上的情形,一个锦衣华服的男子斜靠在横栏之上,慵懒的表情上,眯起的双眸,勾起的嘴角,都在表示对方现在的心情极为愉悦。

站在两边的侍卫见到自家主子脸上的表情,顿时纷纷打了个寒战。根据他们的猜测,一旦主子笑的这么开心,一定是某个人倒大霉了。

“主子,听说山脚下世子爷今天在举办一个赏花宴,请了很多青年才俊和这次秋闱的举子,还有不少名门闺秀。不如主子也下去看看,跟着一起消遣消遣?”

“不用了,一群附庸风雅的白痴和一堆矫揉造作的女人,没什么好看的。”男子淡淡地开口,回过头来,露出一张俊美无双的绝世容颜。

虽然戏弄那个丫头挺有趣的,但是他还没那么无聊再下去折腾她。更何况,他下去倒是喧宾夺主了,往大了想,他和诚王世子交好,放在有心人眼里,那还真和结党营私差不多了。

气死她了气死她了!

谢歆玥将那木块扔在地上恶狠狠地踩了几脚,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戏弄她就这样好玩么?亏她还提心吊胆了半天,结果居然是把她当猴耍嘛!

简直是可恨之极,下次要是见到他,她一定要赏他一瓶无敌痒痒粉,不抓的他鲜血淋漓就别想恢复正常!

对了,那混蛋武功高强,得先想办法困住他才行。对了,朱颜花,这东西磨成粉撒在空气里经久不散,只要沾染上桂花的香味,一个时辰内就会自动催化,只要人呼吸进去,就会昏昏欲睡,失去行动能力。

说起来,这四周都是桂花树,虽然是含苞待放的姿态,香气却已经是分外浓郁了。谢歆玥回到凉亭,皱着眉头看着不远处热闹的场景,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

她朝着谢歆琴所在的方向看去,只见世子正提着笔在纸上画着什么,围观的众人时不时发出惊叹声。一个貌不惊人的小丫鬟提着篮子穿梭在人群中,惊得谢歆玥差点失声尖叫起来。

就是那个丫鬟,她身上的香气,不就是朱颜花吗?

谢歆玥咬了咬唇,只觉得心跳的飞快,她心里有怀疑,却又不能肯定。毕竟,万一那丫鬟只是偶然带上朱颜花的香囊呢!更何况,今天只是一场赏花宴而已,谁会那么无聊设计这么一出,难不成来吓人么?

虽是这样想着,她谨慎的性子还是让她起身,打算找解毒的东西以防万一。朱颜花的毒,要么就等药效自己过去,要么就服下木槿花的花瓣。她似乎看到路上有木槿花的盆景,现在去找应该不迟。

“姑娘,你又要去哪里?”

她才起身,段嬷嬷就一脸不满地拦住了,谢歆玥心里有事,自然也没好气:“我想去如厕难道不行吗?”

朱颜花要一个时辰才会起作用,沾上酒水就会更快的发作,而现在,还有半个时辰就要到午膳了。这种场合,酒水肯定是少不了的。只是不知道,是谁在暗中设计,对方的意图只是某一个人,还是所有人呢?

单独的对象那还好说,无非就是私人恩怨,最后也牵连不到她头上来。可若是针对所有人,殃及池鱼之下,难免自己也会跟着倒霉。

她刻意在众人休憩的地方停留了一会儿,暗中嗅了起来。一处,两处,三处……几乎每一个宴席准备的桌椅上都有朱颜花特有的香味,一般人根本无法察觉。

毕竟谁也不会刻意去桌子椅子下面去闻味道,而且这味道本身就很淡,在空气中搁置十五分钟之后味道就会渐渐消失。要不是她和那个丫鬟撞了个满怀,而且对方身上藏着朱颜花磨成的花粉,也不会轻易发现。

这实在是太不正常了好吗?现在她该怎么办?跑去大喊让众人赶紧逃命,不然就会中毒,那别人一定会把她当成疯子!更何况,她又要怎么解释这毒的来源?

踌躇犹豫间,她却不知道,自己这一番表情举动,纷纷落入了别人眼中。

凉亭里的暮云深挑了挑眉,总觉得看着那丫头魂不守舍的样子,似乎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一样。虽然说这纯属一种奇怪的直觉,他却下意识地相信了自己的判断。

招来自己的侍卫,暮云深白皙如玉的指尖指向了下方那个蓝白色的身影:“去想办法把她带上来!别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是,主子!”

两个侍卫领命而去,转过头却露出了一脸苦笑,主子啊主子,你要是看上了人家姑娘,直接下去参加宴会主动勾搭不就行了么?那姑娘现在是准备如厕的好吗!搞得现在,他们居然要去女厕里面找人,还得不引起别人的怀疑,这难度不是一般的大啊!

且说这边,谢歆玥愁的脸都皱到一块儿去了,最后的结果,是她偷偷地摘了几朵木槿花藏在了腰带里,最后直接进了茅厕。没办法,她初来乍到根本就和这些天之骄子们不熟悉,又被段嬷嬷死死地盯着,想做好人都没那个能力。倒不如明哲保身,见机行事了。

虽说是茅厕,里面却并不显得肮脏,小屋子里面分成了几个隔间,里面厕纸,水,镜子和手帕都摆放的整整齐齐。旁边还有一个大房间,用屏风挡着,里面还有桌椅,显然是为了供那些小姐们换衣服准备的。

见状,谢歆玥再次感叹,这古代的豪华派对还真是不赖啊!她本来就只是做做样子,打量了四周一下,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便转身准备离开。

“啊。”

还有什么比在女厕所转身却看到两个大男人还要惊悚的吗?谢歆玥下意识地尖叫了一声,转眼间便已经被一直大手死死地捂住了嘴。

她的声音不算小,守在外面的段嬷嬷等人自然是听到了,顿时疑惑地在外面问了起来:“姑娘,怎么了?”

“姑娘,不要叫!我们并没有恶意!”

“是啊姑娘,我们家主子有请,还请你对外面应上一声。”

感觉到有个冰冰凉凉的东西顶着自己的脖子,谢歆玥欲哭无泪,她难道还敢反抗吗?识时务者为俊杰,她只能点了点头,在对方松手之后,艰难地开口道。

“那个……,我没事,就是有点肚子疼……段嬷嬷,要不你们先回去等着吧,我恐怕一时半会儿还出不来……”

她痛苦地嗯了一声,弄出大家都懂的那种声音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