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一条田园犬的命格》一条田园犬的宿命 无广告 一条田园犬的命格傲娇受

更新时间:2020-07-17 12:04:29

《一条田园犬的命格》一条田园犬的宿命 无广告 一条田园犬的命格傲娇受 连载中

《一条田园犬的命格》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赤炼不是赤练 分类:灵异 主角:李纯杉,汪一声

《一条田园犬的命格》是赤炼不是赤练写的一本灵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一条田园犬的命格》精彩章节节选: 李纯杉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十分认真地看着格木。本来瞳孔现在这个造型就已经非常渗人了,格木被盯得浑身发毛,连忙招呼着说:“大哥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纯杉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十分认真地看着格木。本来瞳孔现在这个造型就已经非常渗人了,格木被盯得浑身发毛,连忙招呼着说:“大哥抽烟”来缓解生理不适。

格木怀里的狗不知道为什么一瞬间变得十分焦躁,在被子上踩来踩去的,并且汪呜汪呜的叫着。

格木寻思着这奶狗大概是饿了,可这里是实验室,在专人送来水和食物以前根本就没有吃的东西。

“你忍会,不想被他们抓走去做实验就乖乖的别叫。”

神奇的一幕发生了,那狗好像听懂了格木的话,竟然对着格木摇摇头。

格木以为这是偶然,于是再次试探问道:“你能听得懂我的话,那这样,你听得懂就汪两声,听不懂就汪一声。”

狗汪汪叫了两声,格木内心不知道为什么一阵莫名的高兴,这狗似乎是拥有人的智力,但处在AW实验室掌控的时代中,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一条狗听得懂人话属于异常中的正常状况。

格木原本还处在兴奋的状态,但忽然身边的嘈杂声音越来越小了,直到变安静。格木原以为是发生了什么大的事情,哪里想到是一群穿着白大褂的巡视人员来查房了。

过来的人坐代步飞行器漂浮在半空中,飞行器呈圆形,里面完全就是沙发样式,两边各设一道门,门的侧边有供人上下的升降梯子,方便查房。

除此之外,他们身后跟着百十架集装物资的飞行器,造型沿用了老式货车的样式,里面装分配好的物资,由小型空送机器人送出。

这些机器人根据竹蜻蜓样式设计,头上是扁长叶形状的接收器,下头是球形内核,往下接上四个收拿东西的爪子用于给各个床位投放食物。

飞行器接二连三从集装车里飞出来,密密麻麻黑压压的一大片。不到五秒,格木面前一台飞行器拿来了分配好的食物和洗漱用品,以及餐具,格木接过自己的物资飞行器就受控回去了。

巡视人员人手一台和纸一样薄的平板电脑,上面是今天需要被实验的人员。格木一边观察着巡视人员,一边从物资里面找出一点儿牛奶喝一个小碗。

倒了一些牛奶在碗里给小狗喝。

狗大概是很久没有没有吃过东西了,吃相相当凶残,恨不得把整个狗脸都埋在碗里。

格木眼瞅着那些查房的巡视员离他越来越近,忽然在这十几个人中发现了一个金发妞。他娘的,格木视力正常,绝对不会认错,这个金发妞就是当初骚里骚气来大肚腩办公室的那一个。

她竟然是AW实验室的巡视员,格木想到这里才真正觉得自己是被算计得死死的。

果不其然,巡视员乘坐的飞行器道格木这里就停下了。其中一个小矮子看了一眼名单确认了床位上确实是格木的名字,然后又看了格木被子上正喝奶的奶狗,一言不发,只丢个格木一本册子和一张芯片卡。紧接着他们就去巡视下一个今天要接受实验的下一个人。

那本册子上写着格木今天接受实验的内容

监测项目:听力测试。

然后接下来就没了,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注明。

此时,格木有些懵逼,为什么是听力测试?但他立马回想起来一件事,李纯杉在递给他演抽的时候,隔着一个足球场距离的女人用祖安人打招呼的方式问候他全家。

但是换作一个正常人,怎么可能在那么嘈杂的环境下听到远距离一个女人在问候他全家呢?对于那个女人也是一样,格木确定,那个女人的嗅觉也有一定的问题。

在内心咒骂自己脑残的同时,格木再联想到在大肚腩办公室的时候保安给他注射的试剂,他娘的绝对不可能只是肌肉松弛剂加镇静剂那么简单!

也就是说,格木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是实验体了。

他娘的!“下等人”的命就这么贱的么。

突然,格木听到一个声音:“我可以帮你们逃出去。”

但发出这个声音的人,根本就不在这里,而是在巡查员飞行器上。虽然在格木的视线范围内已经见不到飞行器的踪影了。

另一边的飞行器上,刚才最矮的那个巡查员似乎看到了金发女的嘴角在小幅度的做口型抽抽,故意问道:“浅桑姐,你怎么了?”

被唤作浅桑的金发女把下嘴唇翻开给小矮子看,然后不好意思笑道:“烧烤吃多了,满嘴口腔溃疡疼得紧,说起来还怪丢人的。”

那小矮子见状立马摆摆手安慰:“嗨,谁还没有个贪嘴的时候,待会儿去药房开两颗药,吃了十几分钟就消肿了。”

浅桑叹了口气开始抱怨:“也只能下班再去药房开,待会儿还得做实验呢,看来无论科技进步到什么程度,996永伴人类存亡啊。”

小矮子立马附和:“靠,谁说不是呢,我前个星期做实验加班简直607!”

另一边的格木一瞬间更加郁闷了,他特别想要去追踪浅桑的声音,但是很奇怪,他却听不到了。

看来他能听到非常距离的声音,必须是有人在故意传达给他的信息,当格木想去特意锁定某个人的声音时候,却发现什么都听不到。

格木也不知道是试剂缺陷还是他现在听力异化得不够完整,如此看来这个所谓的“听力测试”还是要做的。

但是金发女,也就是浅桑说可以帮助他逃出去,格木就奇怪了,既然是大肚腩和AW实验室有合作,把他卖了来当小白鼠。而且换了这个女人去大肚腩旁边,本来是蛇鼠一窝的货色。

却突然有一条毒蛇说要来帮助一个下等人逃出AW实验室。这从阶级和风险来说根本就讲不通,当然格木也同样想不通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目的?

实验时间写着下午三点,也不知道所谓的“听力实验”到底要做些什么。格木看着已经喝完两大瓶牛奶的狗憨憨,它正睡得打呼噜。

要不是外表可爱,这德行和油腻的中年男也差不多。

格木向李纯杉提了一个请求:“这狗憨憨你帮我带一会儿,我实验结束了马上回来。”

李纯杉把狗憨憨抱过去,认真想了一下道:“你就是回不来我也会照顾它的。”

格木眼皮子抽了一下:“大哥您说点儿吉利话成不?比如给兄弟唱一首好运来?”

“怕你被我奶死,我唱完下一秒你就坟头蹦迪了。”李纯杉一边说一边装出很可惜的样子。

格木假意抡起拳头要揍人,再压抑的环境还是有嬉笑打闹的资格,这在格木看来已经算是老天给面子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