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论捕快的自我修养》论一个人的自我修养有这本书吗? kuso 论捕快的自我修养强强

更新时间:2020-07-28 12:04:24

《论捕快的自我修养》论一个人的自我修养有这本书吗? kuso 论捕快的自我修养强强 连载中

《论捕快的自我修养》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夜猫三百号 分类:武侠 主角:孙冬,王展鹏

独家完整版小说《论捕快的自我修养》是夜猫三百号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孙冬,王展鹏,书中主要讲述了: 天是越发的热。 四周的蝉鸣声越发聒噪,它们好似这么叫就不会热的一样,拼了命地发出单调的响声。 这热还分很多种。黄梅天过去之后,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是越发的热。

四周的蝉鸣声越发聒噪,它们好似这么叫就不会热的一样,拼了命地发出单调的响声。

这热还分很多种。黄梅天过去之后,雨水减少。蒸笼一般的闷热逐渐被毒辣的燥热所取代。

天空湛蓝一片,所有的云朵都同时销声匿迹。只剩高悬的太阳,肆意释放光热。

白阴县外的官道上,走过一戴着斗笠的少年。步伐稳重,呼吸悠长。

孙冬在与王展鹏分别之前,又交手了几场。

不是生死之战,在王展鹏的有意喂招之下,孙冬的苗家十八刀变得越发炉火纯青。当然了,孙冬没用斩恶刀。若是把王展鹏的那口宝刀给斩断了,卖了自己都赔不起。

切磋数场,用王展鹏的话说,内力悠长,如江河般连绵不绝。刀法果决,招招致命。若是生死之斗,可硬撼所有凝息武者。

而孙冬本人知道,自己的武功尚未突破凝息。

孙冬也借此机会,向王展鹏询问了凝息之后的境界。

凝息之后,便是贯通任督二脉步入后天。后天境的武者,内力质量有着翻天覆地的提升。

后天是一个积攒的过程。当内力充盈至一定程度,会水到渠成般的贯通所有经脉,成就无漏无垢之身。这一境界,称之为先天。

全天下六成以上的武者,先天便是他们一生的终点。

当先天境界的武者,窥视得丝毫天机,即刻成就宗师之境。宗师还有着另一个称呼:陆地神仙。聚万千伟力于一身,剑挑万军易如反掌。

但就这一丝天机,有的人在观沧海沉浮一朝顿悟。也有的人穷经白首,直至大限将至之时,终身无法参悟出那分玄机。

再往后的境界,听说过的人就寥寥无几。王展鹏的目标,也就只是成就先天而已。

并不是不求上进。

用他的话说,人这一辈子苦短。硬要追求那不可得之物,只会徒增烦恼。

虽必有武者会对他的态度表示反对,不过孙冬也认为这不失为可取之法。

另外王展鹏还提到了一点:个人实力的强弱和境界的高低,并无绝对的关系。武学境界,只是衡量内息程度的标准而已。所修行武功的不同,招式的精妙程度,都有着直接的影响。

因此凝息斩杀后天,先天硬撼宗师这种事,在乾元帝国不说司空见惯,也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件。

不过知道了自己的实力,孙冬走在路上也更有底气。

至少不用怕不长眼的寻常匪徒拦路抢劫了。

又走了大半个时辰,孙冬远远地便望见了那熟悉的白阴县城墙。检验完文牒,回家放下行囊后便朝县衙的方向直走而去。

“站住!此处是县衙,闲杂人等请勿入内。如要报官可击鼓鸣冤。”

孙冬在正门口被人拦下。

看着值守的两名捕快,感觉有些面生,便问道:

“怎从未见过你们,是新来的?”

“是的……”

值守捕快刚说完,便发觉有些不对。自己好像被套话了?

“是不是新来的也和你没关系,如果没事还请快些离开。”

孙冬现在穿的也是寻常布衣,并不是捕快衣裳。这两个新来的捕快倒也是尽职尽责,没必要去为难他们。

“那帮我通报一声,就说我找总捕头马华。”

“你等一下,我这就去。”

不多时,马华便面露笑容地从县衙中走出。上下打量了一阵孙冬道:“这两个捕快是前些日子刚来的,人都还没认全。

县令大人已经在等着了,我们进去说。”

再一次来到正堂,县令看着没有缺胳膊少腿的孙冬,松了一口气。

“你此去探查,可有结果?”

“回大人,此案已查清。苏州府知州私自挪用官银,已被神捕卫押入大牢。”

听到是顶头上司,苏州府知州是幕后黑手,县令有些震惊。不过更令他震惊的是,自己一言道出了他此行的目的,孙冬却丝毫没有任何惊讶。

“你已经知道,是我授意马华让你去的?”

“是的。不过刚开始我还不清楚,在返回白阴县的时候才想明白。”

这里孙冬为了面子撒了一个小谎。并不是他自己想清楚的,而是在案情结束后和王展鹏的聊天中,思维敏捷的王展鹏替他复盘推测而出。

在官场中,自身不方便探查而让下属代替自己前往,已经算是公开的潜规则了。

不过这都无伤大雅。

在孙冬将整个过程复述了一遍后,县令站起身,朝着孙冬行了一礼。

“不管怎么说,还是本官利用了你。在这里向你赔个不是。”

随后他摸了摸下巴,沉吟道:

“如果那神捕卫有这个本事,能让你进稷下学宫学习,对你而言还真的是极为宝贵的机会。对了,你可知神捕卫和寻常捕快的不同?”

这下可真把孙冬给问住了。二者之间的区别王展鹏也没有详细和他说过。想了好一阵,犹犹豫豫地回答道:

“探查的案子不一样?”

县令笑了一下。

“也不能说不对吧。最重要的不同在于,二者之间是吏和官之间的差别。

底层的黑衣卫,在朝中也有着从八品的官位。你遇见的木章捕头,更是正七品。论官阶和我这个县令相同。吏和官之间的区别,想必你也清楚,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吏,由于不入官籍,哪怕你干得再好,也很难再获得出人头地的机会。日子过得基本也都是紧巴巴的。一年的银子能填饱肚子穿的暖和就很不错了。

如果遇到了正儿八经的官员,哪怕是一个从九品的芝麻小官,也抬不起头。

因为贫穷,子孙后代很可能也从事着底层的低贱职业。

永生永世都难以翻身。

像孙冬这样遇上军功,除了边疆外,乾元帝国一年恐怕都找不出第二个。

一旦进入官员体系,就相当于打开了被锁死的大门。面对着完善的晋升体系,日后不说飞黄腾达,但好歹有了个盼头。将来不说鱼肉乡里,但至少降低了变成鱼肉的可能性。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