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在大明做官的那些日子》大明悲歌崇祯那些年 反攻 在大明做官的那些日子网盘

更新时间:2020-09-10 06:02:25

《在大明做官的那些日子》大明悲歌崇祯那些年 反攻 在大明做官的那些日子网盘 连载中

《在大明做官的那些日子》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三千年大懒神 分类:历史 主角:王奇,张铁柱

《在大明做官的那些日子》为三千年大懒神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王驴子,你手上滋溜的是啥茶壶哩,怎么带金带玉的,怪好看哩。”一众树荫下乘凉的村民顿时讶异称赞道。 王父有些自得,摆摆手道:“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王驴子,你手上滋溜的是啥茶壶哩,怎么带金带玉的,怪好看哩。”一众树荫下乘凉的村民顿时讶异称赞道。

王父有些自得,摆摆手道:“我也不太清楚,我儿媳妇送的,听说是元朝皇宫里的东西,我怎知元朝是甚。”

“什么?元朝?那不就是本朝太祖打下去的,这这这茶壶可了不得。”

“汝这王驴子,可不要唬人。”

“该不会是自个上漆的罢,过来吹嘘。”

村里人皆不信。

王父急了,大喊:“我腰带里还有个茶蛊,上面有些字,我是看不懂。”

“不是大伙信不过你,拿出来让大伙开开眼界啊。”众人起哄道。

王父想了想,从腰带里拿出物什,道:“识字的王童生过来掌掌眼。”

王童生屁颠颠跑过去定眼一瞧,震惊道:“果真是元朝皇宫里的东西。”

众人顿时震撼惊叹地看着王父,好事者问:“王驴子,你那儿媳妇是啥来路?”

王父故作不屑,无奈叹道:“好像亲家只是个正四品。”

“甚?那岂不是比县令还大?”

“乖乖不得了啦,王驴子走运了。”

“那奇小子不仅俊俏还会读书,那像这个人,读了几十年还是个童生。”

王父继续呲溜茶壶,摇头晃脑。

这就是王奇这几日家里的日常,各个出去村里显摆,回家再收拾干净整齐摆好,王奇都无语了。

王大王二的母亲更是炫耀,说我家王大王二带回了上百两银子,还吃得白白胖胖,孝敬我的衣裳首饰不知多少,赶明把王三也带上。

王家三个儿子,王三留家里头侍奉双亲……

王奇倒也想收王三做长随,但人三个儿子不可能一个都不留下。

王大王二在村尾跟二流子吹嘘南直隶有多繁华,青楼女子有多貌美,天天喝酒吃肉好不快哉。

不多赘述,王奇找上母亲,随意问道:“娘,巧儿为何不定下婚事。”

王母瞅了王奇一眼,没好气道:“你个老二没娶,巧儿怎么会嫁,你要是再不讨老婆巧儿可就跟人私奔了。”

王奇摸了摸鼻子,苦笑道:“是儿子没想到这一层。”

是啊,农户家庭本就在乎这些,自个可比妹子大好几岁,又是官人,父母怕是担心旁人议论。王奇倒是一点也不在乎。

又询问道:“我那妹夫是何人呀?”

王母恨声道:“就隔壁村一个杀猪的,偏生巧儿像被灌了迷魂汤,可是气死为娘了。”

王奇有些无语,这妹婿地位可太低了罢,不悦道:“这如何能配得上我家巧儿。”

王母点头,又补充说:“人倒是挺好,每次都送些猪肉猪蹄过来,偶尔还会帮忙搬运下东西。为娘想着,巧儿是个犟脾气,就随她了。”

王奇沉默,母亲想来内心也是同意的,自己也没资格说啥,在外宦游不能照顾家里,要有个妹夫帮衬着也不错。

王奇教导了侄儿读些书,又调笑着小妹不害臊,小妹羞答答的俏脸作势要追打王奇。

傍晚王家村庄处处披满夕阳余辉,牛羊鸭鹅沿着深巷纷纷回归。老叟惦念着放牧的孙儿,柱杖等候在自家的柴扉。农夫们荷锄回到了村里,相见欢声笑语。如此安逸怎不叫自己羡慕?

村里生活很美呀。

“大官人!~”村尾处,大树下的二流子们本在闲聊,见负手而行的王奇纷纷恭敬的叫喊。

“狗子,猴子,大壮~现在在做些啥生计呀。”王奇点头打过招呼直接坐在树荫下,随意问道。

二流子们一听眼珠子转动,莫不是奇小子要收我们做长随?笑逐颜开回道:“俺们在县里酒楼做伙计,日子太过辛苦哩。”

王奇想了下,沉声道:“好生做事,争取当上掌柜。”说完就起身大摇大摆的走了。

怎么剧本不对劲呀,二流子们愣了,不该先问问有何辛苦,然后再道一声你们就跟本官去吧。

王奇本也想再收些随从亲信,但转念又觉得这些二流子不靠谱,个个骨瘦如柴尖嘴猴腮,有啥危险指定自个逃了,看面相不是安分人。

当初收王大王二可是看在他们身强体壮,面相老实,果然不负王奇的信任,做事稳重机灵。

……

夏日炎炎似火烧,家里人却要出去忙收割小麦了,小麦冬播夏收,粮食是农户人家根基。自己劝父母享福别下地了,粮食也承包给村民收割,两老哪肯依啊。

如今自个家就只耕种了足够日常的粮食,剩下全部租给佃农,倒也不算太劳累。

也见到了未来妹夫,憨厚老实的年轻人,体型高壮,一身腱子肉。王奇暗道,这身力气不去杀猪可惜了。

“张铁柱,且上前来。”王奇大喝道。家里人在阴凉处休憩吃茶,张铁柱还在地里忙活。

张铁柱赶紧扔下农具,小跑着过来,有些不安。他可是怕极了这个未来二哥,初次见面就紧盯着他,那一身气势吓死人哩。

王奇厉声道:“你可打算一直干杀猪的活计?”又凌厉的盯着张铁柱,王奇当官学会了这招。

果然,一被盯上张铁柱就战战兢兢,嗫嚅道:“二哥,俺也只知道杀猪。”

王巧儿不依了,瞪着王奇,担心二哥再刁难情郎。

王奇沉声道:“我王家好歹也是官宦人家,嫡女怎能嫁给杀猪的。”

王巧儿一听就眼泪欲滴,拉着父母大喊道:“爹娘,你们看看二哥。”

王父王母皆懵了,啥官宦人家,还有嫡女,自家就一个女儿。

大哥暗想,我岂不是嫡长子?

张铁柱也知二哥作怪刁难了,红着脸不敢回话。

王奇看凝视威吓的效果到了,也不再吓妹夫了,轻声道:“你这杀猪有甚前途?去县城开个肉铺,选个好地段。再凭你杀猪结识的猪户,那里低价拿猪肉,等生意起来了再卖牛羊肉。”

张铁柱憨厚的脸露出向往神色,喃喃道:“俺也知道杀猪没出息,想开肉铺没银子。”

王奇开口道:“我给你三百两银子你自个去做,算给巧儿的嫁妆。”

王父王母不说话,巧儿急了,说:“二哥不成啊,怎能要你那么多银子。”

王奇摆摆手,道:“行了,别说了。”

巧儿一看二哥决定了,便没有推辞,招呼张铁柱过来道谢。

明朝猪肉只能叫彘肉,原因就是和谐“朱”,明朝年间,猪肉已经开始摆上百姓的饭桌,不像唐宋压根就不吃猪肉。

所以如果能开个肉铺店,只要能吃苦,日子肯定会过得不错。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