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红楼梦之黛玉重生》红楼之如果黛玉重生了 18禁 红楼梦之黛玉重生801

更新时间:2021-01-24 05:02:13

《红楼梦之黛玉重生》红楼之如果黛玉重生了 18禁 红楼梦之黛玉重生801 连载中

《红楼梦之黛玉重生》

来源: 作者:不染烟火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薛蟠,林皓轩

主角是薛蟠,林皓轩的小说《红楼梦之黛玉重生》此文是不染烟火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几人上马车,车夫便驾马往贾府行去。紫鹃满面焦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几人上马车,车夫便驾马往贾府行去。紫鹃满面焦急,这会子叫她们,必定是贾母信了薛蟠的说辞。

林皓轩忙安慰她们姐妹,笑说:“罢,罢!虽是薛蟠先招惹的我,然亦是我动手打的他。妹妹莫要急,倘若老太太等指名你们,她们是长辈,你们且受着便是。因老太太时常要接你们入府玩耍,但凡是有错的事,你们只管往我身上推。”

香菱叹息道:“此行去贾府,必定是动了真格了,怎能一味的叫哥哥把事情都揽着?叫别人轻瞧了你去。”

黛玉道:“若只是和薛蟠打架这一遭也就罢了,就只怕又迁出昔日在林府求亲的事情来,好叫人烦恼。”

几人都是沉默,马车行了一会,在贾府门口停了下来。林皓轩和黛玉几人便走了进去,早有丫鬟看到她们去通报贾母了。

穿过垂花门来到贾母房中,只见凤姐儿和王夫人等俱都在,凤姐因贾母面色不佳,正说笑话逗贾母欢喜。宝钗也才刚到,见薛蟠在房内,就知为何传唤林皓轩来了。

黛玉和林皓轩几人忙拜见贾母,林皓轩虽被薛蟠打的严重些,却不似薛蟠故意要博取大家的同情,反表现的若无其事。

贾母见林皓轩亦挂了彩,又无一点猥琐的样子,看了心里又喜欢又着恼。将王夫人和凤姐指给林皓轩认识,等他一一拜见过之后,方问:“我仿佛听说你和薛蟠起了纷争?”

林皓轩作揖笑道:“原是一点小事,却不想惊动了老太太,在下实在该死。”

薛蟠冷笑道:“你将我打的这般严重,却是为一点小事?”

黛玉便知薛蟠系有备而来,心里急的不知怎么样。林皓轩心想黛玉是贾母的嫡亲外孙女,紫鹃又曾是贾府的丫鬟,香菱也罢了,唯恐她们姐妹因他的事受了委屈,便俯就陪笑道:“这事原是我的错,不论薛大哥哥说什么,我也不该先动手打人。”

凤姐因问:“薛大爷说的甚么话,你要动手打他?”

大家皆是好奇,都把目光看向了林皓轩。

林皓轩笑道:“哪有什么大事,不过是多吃了几杯酒起了口角,我和薛大哥又都年轻气盛,彼此不肯相让。这一切皆因我而起,改日待薛大哥伤口痊愈,我做东道请薛大哥吃酒赔礼道歉。”

薛蟠记恨林皓轩,又见他说话在情在理,贾母等都点头说很是,怕从此在寻不到林皓轩的不是,方才的布局一概作废,便指着他骂道:“你们瞧瞧,当初他就是这样巧言令色的哄骗林老爷,将香菱许给了他。如今又这般哄骗老太太,可见我刚才所说不假,他惯会装模作样。”

贾母听说,不由默了半响,半日方道:“我仿佛听人说,你和薛蟠起争执,皆是因当初薛蟠入林府求亲,你怀恨在心才会如此。”

林皓轩忙笑道:“这话从何说起?昔日我入住林府,是因伯父见我双亲逝世,我又系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心慈不愿我受罪。又因和妹妹彼此契合,遂将我过继门下。那一年伯父身体欠佳,唯恐妹妹们无人照佛,才开恩将香菱妹妹许配给我为妻,老太君亦是知情人。那之前,我只将妹妹们当做亲妹妹,并无任何想法,岂有怀恨在心的道理。”

贾母和凤姐皆点头说是,薛蟠骂道:“你既不是因怀恨在心,又为何无缘无故打我?”

林皓轩气的双眼发黑,若不是怕扯出香菱和冯渊的事,他何须受薛蟠这等恶气。便说:“这一切都是我的不是,薛大哥虽也受了伤,到底我的伤还重些。况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许诺待薛大哥伤口痊愈,便要请薛大哥吃酒赔罪,薛大哥何必得理不饶人?”

薛蟠气的脸色紫涨,好在吴公子早预防了林皓轩会这般反驳,早已给他说了对策,便冷笑道:“我得理不饶人?你和冯渊把我往死里打,若非我那些朋友拉着,此刻还有人和老太太告状?我只怕早死了。”又说:“你休要弄鬼,你倒是敢把冯渊的事和老太太说一说,我从此倒是服你,也在不敢寻你的不是。”

黛玉气的浑身乱颤,紫鹃紧紧拽着香菱的手,真怕薛蟠说出个三五六来。这么多的人,可叫她们姐妹怎么样做人呢。

林皓轩亦吓的神魂巨颤,忙定一定心神,也不回答薛蟠的问题,反朝贾母说道:“一码归一码,今儿老太太叫我们兄妹来,为的是我打的薛大哥。我素日听妹妹们说起宝姑娘的为人,不愿宝姑娘在园中难做人,本欲将这事压下去,谁知薛大哥这样咄咄逼人;都说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薛大哥实在欺人太甚,我亦不愿在忍了。”

贾母听林皓轩话中有隐情,因说:“你有何冤屈单管说来,一并给你们调和了,往后见面从此再不许打架滋事。”

林皓轩便说:“我和冯渊乃系故交,只因当初我落魄之时,曾得他救济。他原系金陵人士,只因结交的都是些酒肉朋友,便想着离了那些人,遂搬至扬州。不巧我们碰到了,从此便有些往来。伯父素来喜爱读书之人,那时我正缝乡试,伯父便叫冯渊入府陪读。妹妹们年又不大,在扬州并无什么亲戚走动,逢年过节都会叫冯公子入府吃酒,因此便熟悉了。因妹妹去岁入京待选,大家彼此伤心。今因宫里太妃薨了,延迟了选秀的日子。又想往常常在一处讨论诗书,妹妹这一入宫,将来还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相见。家里又无事,便想趁此机会来和妹妹送行。我那些朋友皆是在陶居客栈结实的,便想着介绍给他认识认识,谁知就碰到了薛大哥,话没说上两句,当着那样多的人污蔑她们姐妹。薛大哥说我也罢了,这口气我咽得下。但说我妹妹就不行,妹妹这样的为人,我身为妹妹的兄长,岂有任由薛大哥诽谤的道理?便就一拳打了过去。”

贾母听说薛蟠当着许多人的面侮辱黛玉,已经很是不悦。又听林皓轩说虽是我动的手,然薛大哥一大帮人,我和冯渊皆是书生,又哪里打的过便有些信服了。

为了证实他所言不假,林皓轩便将袖子往上撩,露出一大截红肿的手臂。

紫鹃按捺不住,欲要为林皓轩分证几句。因怕紫鹃又被奚落,黛玉忙握住紫鹃的手,哽咽道:“这手臂上的伤还是轻的,背上和小腹肿的高高的。我原欲叫了哥哥来请老太太做主,哥哥说大家都是一家子人,闹开倒没意思。左不过是些皮外伤,忍一忍也就过去了。谁曾想薛大哥哥这样得理不饶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