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月高高心寥寥》月高高心寥寥改成秋天的怀念 同人志 月高高心寥寥女王受

更新时间:2019-09-16 06:08:48

《月高高心寥寥》月高高心寥寥改成秋天的怀念 同人志 月高高心寥寥女王受 连载中

《月高高心寥寥》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冷夜行 分类:悬疑灵异 主角:韩培安,韩大娘

《月高高心寥寥》是冷夜行写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月高高心寥寥》精彩章节节选: 第一次下山的夭夭感到好奇而紧张,她从来没有走进过人群中,现在突然一下子见到那么多的人,不由得有些害怕。山下是一个小镇,镇上人来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次下山的夭夭感到好奇而紧张,她从来没有走进过人群中,现在突然一下子见到那么多的人,不由得有些害怕。山下是一个小镇,镇上人来人往十分热闹,夭夭混在人群中慢慢地向前走着,时不时看到有人上上下下打量自己,她紧张地摸了摸身后,还好,没有尾巴,可是那些人为什么要那样看着自己呢?他们不仅看,还指指点点地说着什么,夭夭停下来,侧着头仔细听了听,那些人在说:“这是哪里来的姑娘,长得这般美丽动人?”“怎么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她呢?不会是从大户人家跑出来的吧?”夭夭放下心来,她听出那些人是在夸她,说她好看,这让她感到十分开心。开心之后,她又想:“别人都在说我好看,可是究竟有多好看我自己还不知道呢,怎么才能知道自己的模样呢?”走着想着,夭夭走到了一个卖铜镜的摊子前,一扭头,就在那些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的脸,这一看,夭夭竟然入了迷,镜子里的这张脸也太好看了吧,弯弯的柳叶眉,潭水一样的大眼睛还泛着沉沉的碧色,和自己做狐狸的时候一样,俏皮的小鼻尖,翘翘的小嘴唇,还有一个尖尖的小下巴。夭夭发觉,自己现在的模样其实和做狐狸的时候依然很像,只不过以前的是一张狐狸脸,而现在的是一张人脸罢了。从前在山里的时候,每天去溪边喝水,爱美的夭夭都要在水里照照自己的影子,所以,现在看到铜镜里的脸,她一眼就认出了自己。卖铜镜的大婶热情地招呼她:“姑娘,买个镜子回去吧,你这么美丽的一张脸,如果没有镜子就太可惜了!”夭夭摸了摸自己的身上,除了一身衣服别的什么都没有,她羞涩地摇摇头跑开了。这是在山上的时候韩培安教给她的道理:如果你想要一件别人的东西,就要拿一件同等价值的东西和别人交换,否则的话,就是偷、是盗,是很不好的行为。

就这样在镇上走啊走啊,镇上的人那么多,可是始终都没有看见韩培安,夭夭有些着急了。她迷茫地站在路边上,四下环顾着,一会儿天就要黑了,她不知道自己该去往哪里。这时,一个老大娘走了过来,她问夭夭:“姑娘,你是不是迷路了?”夭夭使劲地点点头。老大娘又问:“你要去哪里呀?”夭夭想了想,说:“韩、培、安。”这三个字一出口,夭夭感到心里一阵激动,天哪,自己竟然亲口叫出了他的名字,原来自己可以叫他叫得这般好听!意犹未尽地,她又说了一遍:“对,韩培安!”老大娘点点头说:“哦,去韩生家呀,他是你什么人呢?”夭夭想起有一次在山上,韩培安抱着她说:“你可真是个聪明可爱的小家伙,如果你是一个人,我就给你当哥哥,只可惜你不是。”于是,夭夭说:“哥哥。”老大娘再次点点头,恍然大悟地说:“哦,你是他远房的妹妹吧,我说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你就顺着这条路一直走,出了镇就是榆树村,他家就在村头的第一家。”夭夭高兴地躬了躬身子,算是向老大娘表达了自己的谢意。以前做狐狸的时候只会摇头摆尾,现在猛的一下变成了人,还没来得及改掉狐狸的习惯。

夭夭顺着老大娘指的方向,向榆树村走去。走了大约半个时辰,她终于看到前方不远处有一户人家的院门口堆放着很多木柴,夭夭开心得差点叫出来,她认得那些木柴,那都是她陪着韩培安一起打的,柴堆上还放着那把他常用的砍柴刀呢!夭夭一口气跑到院门口,敲了敲那扇吱呀作响的柴扉,片刻后,一个老妇从屋子里走出来,看到夭夭,惊诧地睁大了眼睛,她迟疑着问:“姑娘,你找谁?”夭夭欢喜地说:“韩培安!”老妇更加惊奇了,她不敢相信地又问了一遍:“你说你找培安?”夭夭使劲点点头。这时候,听到了动静的韩培安从屋子里走了出来,他一边走一边咳嗽着,脸色也有些苍白。老妇赶紧迎上去,用手抚着韩培安的胸口,心疼地说:“下午淋雨着了凉,就该好好躺着休息,出来乱跑什么!哦,对了,你认识这个姑娘吗?”此时天色已晚,暮色已经苍茫地笼罩下来,韩培安一步一步地走到大门口,凑近夭夭仔细地瞧了瞧,然后惊疑地问:“姑娘,你说你找我?可是我并不认识你啊,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夭夭侧着头认真想了想,想起在山上被自己吓跑的那些村民们,他们曾经指着自己说:“妖......妖.......!”想到这里,夭夭犹豫着说:“夭、夭!”韩培安问:“哪个夭夭?是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的夭吗?”夭夭笑着点点头,说:“嗯!”所以,夭夭的名字就是这么来的,其实这是一个美丽的误会。从这一刻起,小狐狸有了自己的名字“夭夭”,她对这个名字十分喜爱,因为这是韩培安送给她的名字。

夭夭满心欢喜地等待着,等着韩培安邀请自己进屋里去,可是没想到,韩培安竟然说:“这位姑娘,我并不认识你,现在天色已晚,姑娘请回吧,以免落人口舌。”夭夭着急了,她这才想起自己现在变成了人,而韩培安并不知道这件事,可是怎么才能让韩培安认出自己呢?情急之下,夭夭脱口唱出了一首韩培安教给她的歌:“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韩培安惊讶地说:“这是我打柴的时候唱过的歌,你怎么知道?难道你家住在石岩山里?”夭夭点点头,期待地看着韩培安。然后,韩培安转身看着那个开门的老妇人说:“母亲,是山上的姑娘,在我打柴的时候见过我,现在她应该是迷路了,想在咱们家里借宿一宿,您看这天已经黑了,上山的路不好走,我们就留她一晚吧,就当是行善了。”老妇人说:“好吧,这么好看的姑娘,夜里在外面不安全,那就请进吧!”夭夭欢喜地跟着两人进屋去了。

韩培安的家里果然像他所说的那样一贫如洗,屋内昏暗无比,没有蜡烛也没有油灯,只有一个小布袋发出莹莹的光,勉强可以看清楚房间内的摆设。屋里也没什么像样的东西,只有一张破桌子和几把破椅子,可以说是相当的简陋了。可是夭夭并没有这样的感觉,自出生以来,她就住在狐狸洞,里面的情况比这里好不了多少。这是夭夭第一次真正看到“人”的住所,她觉得十分新鲜,里面的每一样事物对她而言都是全新的,她充满好奇地在房间里转悠、打量。韩培安略显惭愧地说:“家境清贫,买不起蜡烛油灯,我只能捉些萤火虫来,把它们装在一个小袋子里,将就着用,让姑娘见笑了。”夭夭连忙摆手,一迭声地说:“没有,没有,不见笑,萤火虫我也经常见,但是不知道还能这样用,真有意思。”说话的功夫,韩培安的母亲已经把晚饭准备好了,只是一些稀粥和咸菜,她把这些摆上桌子,面带赧色地说道:“家里穷,实在没有什么像样的东西,怠慢姑娘了,真是不好意思。”说完,又看着韩培安说:“去东屋把你爹叫出来吧,该吃晚饭了。”韩培安应了一声,然后走进东屋,从里面搀出来一个颤颤巍巍的小老头。老头长得又干又瘦,身形佝偻着,边走边掩着嘴咳嗽。韩培安介绍道:“父亲,这位是夭夭姑娘,路过咱家门前,天色晚了,想借宿一宿。”又转头对夭夭说:“这是我父亲,常见卧病在床,所以刚才没有出来见客,请姑娘不要见怪。”夭夭机灵地跑过去搀起老头的另一只胳膊,说:“打扰到您休息了,真不好意思,您坐!”老头眯起浑浊的眼睛,仔细地盯着夭夭的脸看了一会儿,忽然开怀地笑着说:“好好,你也坐!”不料这一笑竟然又刺激到了咽喉,老头又惊天动地地咳嗽起来,直咳得上气不接下气,呼呼直喘。韩培安慌忙上去抚着父亲的胸口,好一会儿才平息下来。可是这边老头的咳嗽刚刚停止,韩培安又咳了起来,他也咳得相当厉害,呼哧呼哧的,喉咙里像是扇着风箱。韩培安的母亲愁容满面地叹息着:“一个两个都这样咳,这可如何是好!”韩培安一边使劲拍着自己的胸口一边说:“母亲不要着急,我只是下午淋雨受凉了,过不了几日就会好的,不用管我,父亲的病比较要紧。”夭夭站在一边看着眼前的一幕,心里有点难过,她忽然生出一种感觉,好像自己可以帮助他们摆脱这贫病交加的情况。

于是,夭夭走上前去,帮韩培安的父亲捋着胸口,说:“伯父,我自幼在山中长大,学过一些简单的医术,您坐好,我来帮您按一按,或许可以减轻您的咳疾。”说着,就用两手的手掌按在老头的脊背上,暗暗一使劲,一股热力穿透皮层,直达老头的心肺,老头感到血液在身体里流动,经络也前所未有的畅通,片刻之后,竟然身心俱畅,精神焕发。

收了功,夭夭问:“现在伯父感觉如何呀?”老头激动地说:“妙,妙,姑娘真是神医呀,这咳疾跟了我半辈子了,这几十年来我是不停地求医问药,可是都没有丝毫的起色呀。我还以为自己注定要死在这咳疾上了,没想到今日有缘,竟有神医上门,替我解了这病痛,我真是高兴得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了!”夭夭说:“伯父不用谢我,今日我贸然登门,你们不仅没有赶我走,还留我吃饭住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