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天下无敌初阶论》无敌天下修罗决的品阶 章节列表 天下无敌初阶论历史小说

更新时间:2019-09-20 06:07:06

《天下无敌初阶论》无敌天下修罗决的品阶 章节列表 天下无敌初阶论历史小说 连载中

《天下无敌初阶论》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六年左 分类:历史 主角:唐寅,袁绒蓉

《天下无敌初阶论》为六年左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都说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在大学生多如狗,研究生满街跑的现代,唐寅不曾感受过知识分子优越之处,受到过多少的尊崇,但在大翎朝,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都说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在大学生多如狗,研究生满街跑的现代,唐寅不曾感受过知识分子优越之处,受到过多少的尊崇,但在大翎朝,这句话是十打十的真,一个坐拥文采能信手写诗词的才子,堪比武功卓然的将军,绝句妙词有如吹毛断发的宝剑,斩尽人心。

桃花庵歌无疑是近来最锋利的一把利刃,持剑的唐寅无人可挡。

龟奴上楼不久,王姨便亲自下楼迎客。

徐娘半老的女人,看唐寅的眼神如狼似虎,饥渴地彷佛要一口吃掉肥美猎物。

「唐公子楼上请。」

王姨勾住唐寅,将胸前最肥硕的部分靠向他手臂上靠。

「唐公子大驾光临,潇湘院蓬筚生辉,我们家绒蓉还不知道您是桃花庵主,光听到半首诗,便催着我来请人,说怎么也要留住您,果然只有桃花庵主才能写出那么柔婉动人的诗句,碰上您是绒蓉修了八辈子的福。」

使劲灌迷汤,务求一次搞定唐寅,令他流连忘返,一来再来。

现今文名最盛的桃花庵主都常驻潇湘院,慕名而来的,附庸风雅的,还不把潇湘院给挤破。

如意算盘打得越响,王姨心中就越焦急,声音发嗲,恨不得亲身上场摆平唐寅。

唐寅任由她抓着,一路上到三楼袁绒蓉闺房里,她盛装打扮,轻纱薄绸,显露秾纤合度的身段,妆彩淡雅细致,将脸烘托更加柔美。

「唐公子万福。」

王姨在场,袁绒蓉保持初见面的仪态,维持适当的陌生,灿烂笑容又似候迎交情亲昵的好友,定力不足的人,难保不会一见倾心,就此着了她的迷。

「女儿,妳千盼万盼的桃花庵主来了,他可专程是来见妳一面,妹有意、郎有情,正是天赐良缘,妳要好好珍惜。」

卖力撮合,什么花魁、行首的格调全搁一旁,也不吊人胃口,就差没把袁绒蓉扒光送到唐寅面前。

交情浅薄,但袁绒蓉Xing格外柔内刚,断不会说出流于表面的谄媚之言,唐寅也不点破,微笑听王姨口沫横飞地瞎掰,配合装出受宠若惊的狂喜样。

王姨见火候差不多了,等龟奴将酒菜送齐,敬唐寅一杯后,识相退走留他们独处。

没有外人,袁绒蓉拉下待客用的笑脸,落寞地对唐寅说:「真被公子料中,他果然不念旧情,恶意谤毁妾身。」

「一开始妳就该来找我,事态严重后,无论我如何替妳澄清,也不会有人相信。」

唐寅直言袁绒蓉做出错误的判断。

「妾身本想等公子到潇湘院来再提及此事。」

袁绒蓉消极的等待。

「妳以为我终究怕人言可畏,对妳退避三舍,避之唯恐不及。」

唐寅说中袁绒蓉的心思,她默认了。

「绒蓉错在看低了公子,自罚三杯。」

一杯喝完,唐寅为她倒酒。

「三杯不够,再三杯。」

毫不怜香惜玉,追加惩罚。

袁绒蓉自知理亏,也有借酒浇愁的意思,唐寅倒多少喝下多少。

「如果我没来,妳打算怎么办?趁势自赎从良?」

「确实想过,但有点不服气,这么做像是落荒而逃。」

袁绒蓉好强地不肯让庞修群称心如意。

「妈***意思是找人正式替我梳拢,一劳永逸地扫除那些蜚短流长。」

公开竞拍******,以示袁绒蓉仍是处子之身,得到她身子的人自然会去宣扬事实真相,但以后她便不是清倌人,从此朱唇万客尝,一双玉臂千人枕。

「想清楚了吗?脱去衣裳容易,想再穿回来就难了。」

这是斧底抽薪的一招,相对地也是无可回头的路。

「妾身没胡涂到赔上自己来赌气,妈妈那点心思还瞒不过我,无非是不肯白白丢掉一棵摇钱树,拐着弯骗妾身入壳,拿皮肉替她换钱。」

气归气,袁绒蓉理智仍在。

「妈妈说,公子是绒蓉救命的绳索,攀上了桃花庵主,非但从泥沼里脱出,还能扶摇直上彩云天,凌驾群芳,拿下今年的第一行首。」

眨眼间,一双媚眼含烟凝雾,因为酒而嫣红的俏脸,风情万种望着唐寅。

「曲意奉承,宽衣解带,使尽浑身解数也要留您过一宿。」

她的声音本就甜美,有心撒娇,更是魅惑,叫人酥麻地彷佛被电击一般。

唐寅要见识的,正是欢场女子让男人心痒难耐的高超手腕,不可讳言,袁绒蓉浑然天成,勾魂夺魄信手拈来,却不让人觉得低俗下贱。

他不认为袁绒蓉蓄意勾引,铁了心要用身子绑住他,时机不对,方法也不对,假如她真有这个打算,会做得不着痕迹,现在的她,有种自暴自弃的苍凉感。

「六如居小本生意,纸笔利润微薄,付不起梳拢一位花魁的钱。」

接受不对,拒绝也是伤害,唐寅说笑地略过。

「分文不取,单凭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Chun泥更护花这两句,走马章台任公子驰骋纵横,公子若肯垂青,续完整首诗赠与绒蓉,妾身自当涌泉以报。」

就差赤Luo裸说出以身相许四个字。

「此话当真?」

唐寅拿戏文里的用词说。

「若公子不嫌弃妾身卑贱之躯。」

袁绒蓉饮酒壮胆,强压住臊意说。

「果然?」

拉高音调,戏谑意味浓厚。

袁绒蓉眉头微蹙,并不喜欢唐寅轻挑的态度,但有求于人,为表示诚意,她起身坐在床榻上,缓缓地解开衣带。

唐寅跟了过去,目不斜视观赏撩人的一刻,抽出折扇,抵住袁绒蓉的下颚,轻轻往上挑,做出章回小说中,纨裤子弟用来调戏良家妇女的标准动作。

上一辈子,他过着端正一丝不苟的人生,一直想试试放浪形骸的日子,终于做到,有种如愿以偿的激动。

袁绒蓉并不明了唐寅心中所想,只觉得天下乌鸦一般黑,美色当头,原形毕露。

她没责怪他,毕竟是她诱惑,提出邀约在先,只是有些遗憾。

脸顺着扇子力道往上仰,水汪汪眼睛凝视唐寅,樱唇微启,等着他来采撷。

与其把身子任人标售,价高者得,她宁愿交给唐寅成就一段佳话,摆脱艰困的处境。

「老实说,我是千百万个乐意,而且跃跃欲试,无奈力有余而心不足,身为一个立志,此生要风流但不下流的大好青年,趁人之危是不允许的。」

唐寅抽回折扇,拍了拍她因为紧张而僵硬的肩膀,走回桌前,倒了两杯酒给彼此。

「喝了压压惊。」

劝袁绒蓉进一杯酒。

「男欢女爱讲究妳情我愿,强人所难最要不得,身子留给真心对妳好的人,运气差遇错了一个,下次睁大眼睛看清楚便是,不用委曲求全,赌气报复。」

他坐下举杯遥敬,正错愕看着自己的美丽女人。

「谢谢公子,绒蓉知晓了。」

冰雪聪明的人,懂得唐寅开导的心意,袁绒蓉陪了一杯,坐回酒席替他斟酒。

「但也不能轻易放过那个小人。」

先是叫她放下,马上变脸要追究庞修群,袁绒蓉迷惑地看着这个才华洋溢,体悟人生甚深的奇男子,看不懂他真正的意欲为何?

「这种得不到的东西就毁掉的无赖,妳让他一尺,他侵妳一丈,不给点教训,他还会想方设法整妳。」

唐寅看透人Xing。

「妈妈说,等风头过了,会给他一点颜色瞧瞧。」

「打他一顿就解气了?」

青楼是贱业,王姨顶多是花钱雇人私下殴打庞修群,举子被殴是大事,处理不好后患无穷。

袁绒蓉苦笑,换做过去,她只要和位高权重的客人抱怨几句,包准庞修群没好果子吃,但昔日口口声声仰慕,发誓会疼爱她的人,知道花费的心力变成一场空后,跑得无影无踪。

还上门看她的,直接和王姨谈过夜的价钱,他们专程来宿妓,说喜欢听她弹曲歌唱,谈心之外别无所求,其实全是场面话。

「他是前程似锦的举子,绒蓉是妓,除了忍让,绒蓉不知能做些什么?」

「若姑娘信得过我,我自有整治他的法子。」

既然来了,表示唐寅准备插手,要管,就要管到底,管之前,得取得当事人同意。

「公子屡次出手相助,绒蓉哪有信不过的道理。」

「独木难撑舟,我能帮妳谋策,但妳得配合我行事。」

在唐寅的计划里,袁绒蓉扮演重要的角色。

「能力所及之处,绒蓉莫不遵从。」

见唐寅这般笃定,袁绒蓉涌起信心。

「以色侍人终不长久,妳非但不能侍寝,还要包得比以前更紧,天皇老子来也不能进妳的绣房一步,另外妳得夺下第一行首的头衔,我要他懊悔不已,厚着脸皮回来求妳复合。」

对旧情人最狠的报复,就是过得比对方更好,变成他遥不可及的存在。

「妈妈那边不会轻易放过我。」

王姨眼里只有钱,袁绒蓉拒人于千里之外代表潇湘院将少了大笔进项,她不会容许。

「等会儿我来跟她说。」

对唐寅而言,见钱眼开,首重利益的人更好沟通。

「并非绒蓉妄自菲薄,论琴艺,江敏儿是江宁第一,舞技无人能出小金灵其右,唱曲欢歌,李莺不负其名,声音宛如黄莺出谷,绕梁三日,悦耳动听,妾身又得罪了洪大官人,有他从中作梗,拿下第一行首难如登天。」

袁绒蓉理Xing分析江宁四大花魁的优势,自认讨不了好。

「姑娘不是说了,就凭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Chun泥更护花,走马章台任我行走?」

唐寅调趣说。

「多的不敢说,我这腹中藏着的诗文,足以为妳造势,压下她们的锋头。」

一首是剽窃,十首同样也是,唐寅放开手脚干,不信大翎朝有人能和他比美。

「公子大才堪比王、李、杜、白,绒蓉由衷佩服,妾身何德何能得公子如此相助?」

袁绒蓉有满腹的疑问。

「若我说对姑娘一见钟情,那日一别之后受尽相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