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贾胖子的江湖》贾胖子列传天涯 第八十二章 肉迷心窍 贾胖子的江湖cp

《贾胖子的江湖》贾胖子列传天涯 第八十二章 肉迷心窍 贾胖子的江湖cp

发布时间:2020-02-14 18:03:59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玻璃心别碰 状态:已完结

《贾胖子的江湖》作者:玻璃心别碰,武侠类型小说,主角:贾爷,师叔,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张真奇此时心情愉悦,自然乐得多说,“你说吧。” “不论是我师父与人比剑,还是方才听您说与普惠和尚比武,为什么总是点人穴道?比斗的

《贾胖子的江湖》 免费试读


张真奇此时心情愉悦,自然乐得多说,“你说吧。”

“不论是我师父与人比剑,还是方才听您说与普惠和尚比武,为什么总是点人穴道?比斗的时候,身形变幻,穴道又那么小,这不是自找苦吃,还不如直接砍胳膊,剁腿省事!”贾英雄道。

他这是完全从自己的角度考虑,流云剑法单用剑尖点人周身穴道,为了记住穴位,着实费了他不少心思,结果记住的仍是寥寥无几,还多半是耳熟能详的大穴。

张真奇闻言,对贾英雄笑骂道:“你们师徒二人真是绝配,你师父是顾虑太多,你小子是全无顾忌,比我当年还狠!江湖上有句话,叫‘能治一服,不治一伤,能治一伤,不治一死’,若是像你一般,动辄要人性命,伤人躯体,与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何异!到时候引起江湖公愤,我清风观可护不了你!”

贾英雄恍然大悟,急忙点头道:“有道理,有道理,人在江湖漂,自然离不开朋友,这么说,以后我还是少动刀剑,多用法宝!”说着,他得意洋洋从怀中取出装着胡椒面的纸包。

“这是什么?”张真奇疑惑道。

方圆了解贾英雄的底细,一张脸瞬间拉长,阴沉得仿佛能滴下水来。

贾英雄献宝一般说道:“师祖,这是胡椒面啊,您老人家方才不说能治一服,不治一伤么,我这把胡椒面只要撒出去,不管你武功再高,也要被我迷住眼目,呛住肺管子,由得我施为,而且,只要缓过一阵,又能恢复如初,大家伙还能做朋友,这不是天底下第一等的法宝!适才我怕治不了那个姓孙的小子,特意去伙房取的,没想到••••••”

“你给我滚出去!”张真奇一声暴喝,周身真气迸发,径直将贾英雄掀飞出去。

从这天开始,观中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贾英雄每日练功习武,只是在他的心里总有一个念头挥之不去,那就是“吃肉”!

他也找过方圆,方圆却说这是张真奇的交代,说吃素能够调理脏腑,对于修行极有好处。

眼见这条路堵死,贾英雄便惦记上了正心救回的那只山鸡,闲来无事就围着打转。

正心机灵鬼儿,透亮碑儿,小金豆子,不吃亏儿,哪里看不出贾英雄的歹毒用心,生怕一个不小心,活鸡变成鸡肉,几乎是寸步不离,走到哪里,便将山鸡带到哪里。

这天晚上,练功之后,贾英雄馋瘾发作,围着山鸡睡觉的那棵树打转,双目射出两道幽幽碧光,哈喇子更是止也止不住的往下流,嘴里还嘀咕着,“他娘的!树上长什么叶子啊,要是长出来的全是鸡该有多好!”

正心处处防备这位大侄子,从不远处的竹林里转出,冷冷道:“贾胖子,你又来望鸡止馋了!”

“小叔,这只鸡早晚有死的那一天,不如你发发善心,就让我吃了吧!”贾英雄说着,随手甩飞一把哈喇子。

“去死!你要是敢吃,我就告状,叫你观主老人家责罚你!”正心警告道。

“告我什么?我没出家,为什么不能吃肉,我只要不在观里吃,不坏规矩就行!”

“你不怕我告诉观主,你不好好念诵经文?”正心又道。

一听这话,贾英雄立时心头火起,喝道:“我呸!你还有脸说,哪次师祖他老人家骂我的时候,你帮我说过话,根本就没信用!”

正心更是一肚子委屈,道:“你怎么不说自己蠢!一篇经文,观主他老人家考了你六次,你还是记不住,你说我能怎么帮你!”

“我不管,反正你帮不上忙,这只鸡我就要吃!”贾英雄无赖道。

正心知道贾英雄心狠手辣,说到做到,抬头看了看缩做一团,动也不动一下的山鸡,又瞅瞅一脸决绝,显然没有半分商量余地的贾英雄,小刷子一般的睫毛扑闪扑闪,眼泪忽然涌了出来,道:“你说吧,只要你能饶它一命,什么我都答应你!”

贾英雄乃是有备而来,他也不愿和正心撕破脸,实话实说,在背诵经文方面,正心还是给他帮了不少忙,可实在是肉迷心窍,一旦想起,便辗转难寐,终于穷数日之功,想出一个绝妙主意。

只见他用手摸着下巴上刚刚冒出不久的软胡茬,阴恻恻道:“要不这样,你去观里的功德箱,给我偷些铜钱来,这样,我多跑跑腿,到山下饭馆去吃,你的鸡就能保住命了!”

“你让我偷香油钱,观主老人家要是知道,一定会把我赶走!”正心可怜兮兮道。

贾英雄见正心这副形容,心中也觉不忍,不过一转念,自己吃不到肉,不是更可怜?这小子既然不同情自己,自己也不必同情他!再说,是师祖亲口说过,是雄鹰便做雄鹰,是猛虎便做猛虎,鹰和虎哪个是吃素的!

一念及此,他便狠下心肠,道:“你去不去?不去待会我就把这只鸡剥了!”

摄于贾英雄的淫威,正心没办法,只得答应。

贾英雄回了自己的屋子,焦急等待消息,也就是一顿饭的功夫,门外便响起急促的脚步声,接着房门推开,正心面色惊慌跑了进来。

“怎么样?”贾英雄也有些紧张,忙不迭道。

正心喘息不迭,颤抖着从怀里掏出一把铜钱,塞了过去,嘴里断断续续道:“只••••••只有这一次,下次,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做这种事了!”

“好好好,没有下次,小叔,你赶紧回去歇着吧,我下山了。”说着,贾英雄迫不及待出了屋子,又怕被人发觉,不敢走正门,穿房跃脊,离开道观,向山下行去。

贾英雄在山下饭馆大吃大嚼一顿,直到二更时分才回到山上。

有人说,出轨只有零次可无数次,其实,大凡龌龊之事,都可推而广之,贾英雄开了这个头,便越发不可收拾,隔三差五便要挟正心去替他偷钱。

过了一段时日,山鸡翅膀恢复如初,正心忙不迭将它放走,满以为自此便可天下太平,谁料,贾英雄却又有了新的要挟办法,“你若是不帮我偷钱,我就告诉师祖他老人家,你偷过香油钱!”

正心叫苦不迭,只好在这条不归路上越走越远。

山中不知岁月,不知不觉过去了大半年,到了夏末秋初,贾英雄在那颗“子午蹬腿升仙丸”的帮助下,在师父方圆的教导下,在师祖张真奇的折磨下,功力一路高歌猛进,几乎达到方圆三成左右的功力,再藉由体内越发强横的雷电之力,哪怕方圆用上四成功力,贾爷也能缠斗百余回合。

与此同时,惊雷刀法,流云剑法也已使得纯熟,流萤身法的七种变化更是烂熟于胸。

贾英雄每天除了练功,吃肉,剩下的时间就是幻想着自己再练成几种功法,下山闯荡江湖,到时候,来去如飞,白衣胜雪,衣冠禽兽,道貌岸然,那又会是如何一种光景!

“哈哈!”每次想到这,他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天下午,贾英雄正在习练六阴六阳妙徼掌,忽然一名道人匆匆赶来,对师徒二人道:“观主叫你们过去。”

“什么事?”方圆问道。

那道人并不作答,转身便走。

师徒二人也不多想,简单收拾之后,赶向张真奇的精舍。

一进屋,贾英雄就觉得气氛不对,张真奇面沉似水,盘膝坐在云床之上,正心跪在地下,不住抽泣,连头也不敢抬,云床一旁,还立着一名道人,四十多岁的年纪,贾英雄认得,这人就是当初他挑拨正心时提到的孙老道,除了下山做法事之外,孙老道主管前面道观的银钱账目,是个大管家的角色。

师徒二人行礼之后,方圆道:“师爷,不知您老人家叫我们过来,有什么吩咐?”

张真奇目光好似两柄尖刀,直直盯着贾英雄,道:“贾英雄,我问你,你这阵子做了什么好事!”

贾英雄隐隐有所猜测,可这种事情,即便被人抓了现行还要抵赖三分,又怎么会自己招认,忙道:“练功,习武,参禅,悟道!”

“只是如此!”张真奇又道。

“是。”贾英雄咬牙硬道。

“你大胆!”张真奇一拍矮几,骂道:“正心都认了,你还敢抵赖!”

贾英雄有心抵赖几句,可眼见张真奇动了真火,生怕他一时激愤,清理门户,死也是白死,双膝一软,跪倒在地,叩头不已,“老祖宗赎罪,老祖宗赎罪••••••”

方圆如坠五里雾中,虽猜出自己这徒弟必然又闯下什么大祸,可终究无法猜透详情,道:“师爷,不知英雄做了什么,惹您老人家如此动怒!”

“方圆啊,方圆,你真是糊涂到顶了,你这徒弟为了下山吃肉,屡次要挟正心给他偷香油钱,你竟然不知!”张真奇气得浑身发抖,忽的一指旁边孙老道,“你说给他听。”

“是。”孙老道吓得一个激灵,急忙答应一声,对方圆说道:“方信善,前些日子我就发现账目与钱数对不上,开始的时候还以为是手下人有所疏忽,可几次三番提醒之后,还是出现问题,我便暗中留意,昨天晚上发现正心鬼头鬼脑来到大殿,盗取香油钱,我没有立时抓人,而是暗中跟踪,发现他竟去往你徒弟房间,接着你徒弟就从院墙跃出,我追不上,也不敢追。”

“今天早晨,我命人将正心拿下,询问之后,才知道,这半年的时间,他竟然偷盗十九次,折合银子,共计十六两八钱,每次偷盗之后,都送给你徒弟下山吃肉,这是账目和正心的供词。”

说完,他将一本账目和一张记录供词的纸张,递送到方圆面前。

贾胖子的江湖

作者:玻璃心别碰类型:武侠状态:连载中

《贾胖子的江湖》作者:玻璃心别碰,武侠类型小说,主角:贾爷,师叔,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张真奇此时心情愉悦,自然乐得多说,“你说吧。” “不论是我师父与人比剑,还是方才听您说与普惠和尚比武,为什么总是点人穴道?比斗的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