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在大明做官的那些日子》在大明做官的那些日子3000年大懒神 第七章 堂前问话 在大明做官的那些日子调教

《在大明做官的那些日子》在大明做官的那些日子3000年大懒神 第七章 堂前问话 在大明做官的那些日子调教

发布时间:2020-09-10 06:02:43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三千年大懒神 状态:已完结

新书《在大明做官的那些日子》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三千年大懒神,主角王奇,张铁柱,是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回廊式的走廊,王奇绕过两侧配房,直接就进一堂,也就是大堂。 入眼的就是大堂内的“明镜高堂”金字牌匾,墙壁上那缓缓升起的大红日,高

《在大明做官的那些日子》 免费试读


回廊式的走廊,王奇绕过两侧配房,直接就进一堂,也就是大堂。

入眼的就是大堂内的“明镜高堂”金字牌匾,墙壁上那缓缓升起的大红日,高台上三尺法桌,桌上有文房四宝和令箭筒,惊堂木。桌后一把太师椅,暖阁内有两块青石。

这就是县衙大堂了,内里还暂时只有几个人在窃窃私语,看到王奇一行人便停嘴,脸色有羡慕,讥讽和看热闹.....

王奇已经被逼上梁山了,那就没有退缩的意思了,今日一定尝尝县令的滋味!

大喝一声:“左右何在!”

王大王二微微楞神,片刻后就应诺。

“仵作上堂,请原告击鼓,衙役带死者上堂,嫌疑人被告上堂!”王奇有条不紊的依照程序,便端坐在太师椅上。

真是全身通透面光红润,这是权力的滋味,让人欲罢不能。

过会儿,真是人潮汹涌,差役扛着“杀威棒”,仵作提着饭碗箱子,六房胥吏都来了,吏房温智信担心,户房陈规讥笑,眼神看着太师椅有些向往,教谕红着眼,及胸的鬓发都没梳理。还有看热闹的百姓蹲在门外,议论纷纷,其间有不少乡绅富豪,甚至还看到第一家苏寡妇,更多的百姓陆续赶来围堵。

真是百态啊,王奇感叹,坐在太师椅遥望下方,感觉不是一个层次的人,青天红日图的照耀下,权力如此措手可及......

招手叫王大王二靠在身侧,听闻鼓声响起,王奇大喝一声:“原告被告上堂!”

左右衙役击打手中的杀威棒,中气十足,“威武”“威武”“威武”~

被告温有德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白发青袍,脸色憔悴。原告温秀才三十多岁,普通白色书生衫,眼睛血红,一直死盯着温有德,温有德回避不敢对视。

看到这一幕,王奇心里有底,想来温有德是凶手八九不离十。

“县尊,吾有状纸。”温秀才进大堂便开口,便举起白纸,声音咬牙切齿。

县尊?县尊?也是,既然升堂开审,在别人眼里就是暂时的父母官了。王奇只能接受这个叫法。眼睛一斜便看到陈规这个贱人羡慕嫉妒的眼神,哼!

王奇严肃的表情点头,喝道:“左右何在?去接状纸!”

王大接过状纸递给王奇,一看,上面就是介绍温秀才,名字温燕至,字闻喜,然后就是此案的经过和秀才的控告,声泪俱下,人神共愤。看得王奇都有些心疼温秀才。

点点头,王奇道:“此案本官知晓,原告之妻温林氏被害,嫌疑人温有德,温有德可有话说?”

堂下温有德大呼:“青天大老爷,冤枉啊。”

听闻此言,不仅温秀才眼睛喷火,门外看热闹的百姓都议论纷纷,连苏氏都一双娇媚的眼瞪着王奇,大有不抓温有德就是狗官。

“此獠面皮如此厚”

“是啊是啊,平日里大发善心,却想不到如此狠毒啊,可怜的温秀才。”

“温林氏也可怜啊,才二十出头。”

“住嘴,不许提此妇人,死了活该,谁叫她偷人。”

......

议论声逐渐变大,嗡嗡的,烦死了,王奇大拍惊堂木,怒道:“衙门重地,吵吵闹闹成何体统,肃静!”

顿时安静了,落针可闻,惊堂木效果颇佳。

瞅了眼温有德,还是站直着身躯,不禁又怒了,还有没有把吾这县尊放在眼里,指着温有德道:“汝为何不跪耶?”

温有德还是有些傲气的,两个儿子官位都是五品,家财丰厚,桃县有名的乡绅土豪,你一个不入流的典史想让我跪下?

看到温有德还没有动静,王奇大拍惊堂木,喝道:“汝又不是读书人,见官不跪,左右,打这狗才五个杀威棒。”

堂下都惊呆了,也是啊,温秀才有功名可以见官不拜,温有德却秀才都不是,儿子出息不代表自己啊,不过这王奇也真够狠的,温家老太爷都敢打。

其实王奇认准了温有德就是杀人凶手,再者说第一次上堂,胆敢不敬吾,就是不敬吾的身后的青天红日图,就是不敬朝廷,该打!

吏房温智信不干了,打了老太爷我怎么有面子回温家,脸面问题,于是开口道:“四爷,我伯父今年六十有二,可否通融?”说完就感觉不妥,竟然叫四爷。

王奇真怒了,当这么多面叫自己四爷,没看到别人都叫县尊,打我脸,再加平日里就趾高气昂,看着门前苏氏略有嘲讽的目光,好似在说,四爷就只是个四爷。

大叫:“汝是何人,冲撞本官,汝伯父六十有二为老不尊还有脸说,左右打这杀才二十大板,着实的打!”着实的打就是狠狠的打,不要留情面,反正温智信只是个胥吏,自己干完这案件都不知道能不能混桃县官场,还怕得罪你这小吏?

王大王二不迟疑,拿起杀威棒,不顾温智信的叫喊,其余衙役有些犹豫,想着这是县衙大堂,便不再顾及,直接按着,王大王二开始行刑。

堂下百姓都赞叹王奇刚直,人群里有两个人在打趣,一年轻文士,一长须面白的老者。年轻文士笑呵呵:“这典史有趣得紧。”

那边王大王二行刑完毕,前几棍都使劲打,后来看温智信这模样,不知能不能扛过,遂手力放轻,但就这样温智信屁股也血肉模糊,估计至少躺床上修养几个月。

敲打这吏房温智信就够了,赶紧继续审案。

“温有德,念在你侄儿孝顺替你挨棍子,你这几个杀威棒就免了。”王奇大手一挥,说道。

温有德是真怕了,看到侄儿这惨模样,要是自己被着实打几下,可能就要去地府喝孟婆汤了,听到王奇的话,赶忙抱拳称谢,人也老实跪下来。

王奇不再耽搁,传令仵作。

“刘仵作,可曾查看尸体?有何疑点。”王奇指着仵作,询问道。

刘仵作弓着身子上前,无奈道:“小人未曾查明死因,只推测到死亡时间。”

王奇不免有些惊愕,连死因都查不出,这古代仵作真是.....没有死因怎么断案?凭感觉吗?

仵作的话也造成堂下轩然大波,没有死因这代县令能破案吗?

温有德忍不住了,扯着喉咙大声道:“冤枉啊县尊,冤枉啊,我只是跟温林氏有勾当,那日打发她走后我便休憩了,我为何要杀温林氏,没有动机呐!县尊定要明察秋毫。”温有德老小子一口气说完话,辩道。

也是,贪图身子是下贱,可是没必要杀人啊?

王奇转过眼神,盯着温秀才,温秀才早已泪满襟,哽咽道:“县尊,就是在温有德家里的河边路发现妻子的尸体,不是这个狗东西还有谁?”

王奇脑袋大了,古代没有指纹断案真难啊,得想个法子。于是又怕惊堂木,轻飘飘地道:“看来凶手就是温有德了,赵捕头何在,抓进大牢!”

此言一出,四处皆惊!全场炸了。

“昏庸的官吏啊,如此断案!”

“这等判案闻所未闻,狗官。”

一些群众开始大骂,虽然痛恨温有德,毕竟仇富,但直接定性人是凶手,未免太过分了。

苏氏也鄙夷王奇,亏我还觉得他有趣,简直是个无脑昏官!年轻文士摇折扇,内心对王奇的评价低至谷底。

看着人群怒骂,王奇也不慌,就是盯着温有德和温秀才。

温秀才还是那哭兮兮的样子,温有德就吓坏了。这狗官直接定了自己的罪名,哪有如此道理!于是老眼挤出干泪,边爬边哭诉:“我要去京城鸣冤,我不是凶手啊!我不是啊!”

边说边嚎哭。

王奇先前也是恐吓一下温有德,看看能不能让他自招,想来也想不出温有德的动机!

于是再拍了下惊堂木,沉吟道:“温有德,本官再给你一次机会,定要如实招来!”

温有德如闻天籁,跪在地上点头,口中称是。

堂下百姓又迷糊了,刚才直接定罪,现在又询问,这冒牌货县令在搞甚名堂?

“抬起来头来,看着本官,有问必答,如有隐瞒,后果自负。”王奇喝道,眼睛紧盯着抬起头的温有德。

“温有德,何时勾搭温林氏的?”

“温秀才婚后半年。”

“为何勾搭”

“贪图美色”

“温林氏可是自愿?”

“先前是不愿的,后来便愿了。”

听闻此话,王奇搞不懂,你身子都快进棺材了,温林氏图什么?

“你们做那腌臜事的前后,若有隐瞒本官必不饶你。”

堂下一阵嗤笑,这冒牌县令不正经,温秀才怒视王奇,围观的苏氏也脸红。

王奇不管那么多,询问这事是有必要的,果然得出线索。

温有德也顾不得臊,老命要紧,继续道:“温林氏先前不肯,看在我资助温秀才的份上,没有告发我对她动手动脚。某天我看她跟一男子吵架,便去旁观....”

王奇直接打断,“此人是谁?”

“温林氏的亲哥哥”

“知道所为何事吗?”

“老夫知道,温林氏的哥哥找她要钱,温秀才穷酸,拿不出钱财,我便顺手给了一两银子。”

王奇懂了,扶弟魔,帮着补充:“是不是接下来温林氏哥哥变本加厉的要钱,她同你借,你贪念美色引诱,温林氏随后就范了。”

温有德连连点头,称是。又道:“温林氏老家的房子都是我的钱盖的,每次源源不断的给钱,给一次就能有一次。”

“你这身子如何行事?”

温有德老脸挂不住,翁声回道:“吾每次都用虎狼之药,坚持个把小时没问题。”说完遮脸。

这老不羞!堂下人群也在议论,有说温林氏不守妇德,有骂温林氏哥哥臭不要脸的,更有骂温秀才没有本事,就是没骂温有德,这时代女性的地位.....

王奇就看不惯温有德这以恩要挟,迫使别人就范的丑陋样子,不过看样子温有德没有动机,现在要传唤温林

在大明做官的那些日子

作者:三千年大懒神类型:历史状态:连载中

新书《在大明做官的那些日子》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三千年大懒神,主角王奇,张铁柱,是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回廊式的走廊,王奇绕过两侧配房,直接就进一堂,也就是大堂。 入眼的就是大堂内的“明镜高堂”金字牌匾,墙壁上那缓缓升起的大红日,高

小说详情